明星靓影

谭晶

蔡淳佳

阳蕾
 当前位置:电影>>>索菲娅·科波拉新片《绝代艳后》:不谈政治谈女人
索菲娅·科波拉新片《绝代艳后》:不谈政治谈女人
http://www.youth.cn   2006-06-06 10:53:43 中青网

很多时候,索菲娅·科波拉比她影片中的演员更像一个明星。

索菲娅·科波拉在《绝代艳后》拍摄现场指导邓斯特。

  她来自好莱坞最有势力的家族之一,她的老爸拍出了伟大的《现代启示录》和《教父》系列。她做演员的时候曾经被骂个半死,但一拿起导筒立刻又被捧上了天。《迷失东京》让她成为一位年轻美丽的最佳编剧得主,但新片《绝代艳后》又立刻让她陷于被动。直到今天,关于她的争论仍然很大,有人认为她可能是一位有机会载入史册的女导演,也有不少人觉得她是史上最被高估的女导演,其被高估程度甚至远在朱迪·福斯特之上。

  《绝代艳后》

  没想到批评会这么激烈

  新京报:你是为了克斯汀·邓斯特写的《绝代艳后》吗?

  索菲娅:是的,我在《处女之死》之后就开始写这个剧本了,写的时候,脑海里装着的就是邓斯特。我的一个朋友DEAN TAVOULARIS(老科波拉的美工师)曾经读过玛丽·安托万的传记,他和我谈了很多,并给我指出了很多我忽略过的东西,例如,当她到达凡尔赛宫的时候,她只不过是个小孩子,而且在她与路易十六结婚后的前七年,她的丈夫从未碰过她等等这些细节。之后,我又投入到《迷失东京》的创作当中去了。当然我想如果我要拍玛丽的话,我会讲述她所有的在宫廷中发生的事情,一个也不想丢弃:那种封闭,那种操纵,那种不由自主。除开这些,我不知道我还想拍什么。所以在拍完《迷失东京》后,我就开始重新写关于玛丽·安托万的剧本了。

  新京报:影片在电影节首映后负面的批评很多,你怎么看呢?

  索菲娅:其实我也预料到了,只是没有想到这么激烈!(笑)但是他们都拿政治来提问,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谈政治,要谈法国革命。这不是一部政治电影,这只是一部单纯的,以玛丽这个女孩为中心的故事。大家都想得太远了!

  新京报:当时拍《迷失东京》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用邓斯特?

  索菲娅:那个时候我真的没有想到用她。当然,也许我想象不到邓斯特在东京那样的环境之下,和比尔·墨菲发生那样的故事。其实现在看来,邓斯特什么样的角色都可以演的,斯佳丽·琼森和邓斯特是两个完全不同个性的女孩。

  新京报:那你怎么想邓斯特是可以正确诠释玛丽14岁到33岁呢?

  索菲娅:邓斯特完全可以用身体语言来表演,电影中我们没有用特别的化装来表现她的年龄变化。以前我就看过一位演员不用化装来表演不同年龄阶段,现在我也相信,这是可行的。因为她就办到了。

  下一部?

  这段时间我不会拍电影了

  新京报:你在奥斯卡的获奖感言时曾提到了王家卫,王家卫是本届电影节的主席啊!

  索菲娅:是呀,真的很巧,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也很兴奋。我一直很喜欢他的电影和他讲故事的风格和方式。在我还没有导戏的时候,有一次陪同我父亲来到这个电影节,那一年王家卫第一次走上这里的红地毯并拿了他在这里的第一个奖(她讲的大概是1997年王家卫凭借《春光乍泄》得到了最佳导演奖)。

  新京报:那你最喜欢他什么电影呢?

  索菲娅:绝对是《花样年华》,这是我一直最崇拜他的原因!我真想要那样的画面,我想有哪一天也可以和杜可风这样的摄影师合作呢。想想就让人高兴!

  新京报:你知道杜可风先生可是酒鬼啊,不怕吗?

  索菲娅:哈哈,是呀,我知道他爱喝酒。呵呵,这是他有名的地方。

  新京报:《迷失东京》之后,人们对你的期待更高,《绝代艳后》显然不能让他们满意。

  索菲娅:我知道《绝代艳后》无法像《迷失东京》一样成功。而且我也同意记者们的看法,电影中间部分有些过长,主题有些模糊了。《绝代艳后》我花了很多的心血和时间,同时也是个大制作。我想休息很长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我不会拍电影了。

  ■姐妹帮

  邓斯特:我为索菲娅感到骄傲

  新京报:还记得你和索菲娅·科波拉的初次相遇吗?

  邓斯特:那是在多伦多呀!我正在拍一部戏,她提议我演《处女之死》的一个角色。在那个年代,我要演比我实际年龄大的角色,我要扮大人,并且笑得很夸张!这次正好相反,我要演比我实际年纪小的角色,23岁的时候演14岁时的玛丽·安托万(MARIE ANTOINETTE)。

  新京报:第一次和索菲娅合作到隔了这些年第二次合作,觉得索菲娅有什么变化吗?

  邓斯特:没有什么变化,更成熟了,我们的关系也更亲密了。就像普通要好的女朋友一样。不过我们在一起,说电影的东西会比较多!我总会因为索菲娅而感到骄傲!她是一个让我佩服的女人!

  新京报: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有什么特别的交流方式吗?

  邓斯特:我们会用一种速记符号法。哈哈哈!她总会对我说一些这个世界上最无聊可笑的比喻方式,但是我又可以肯定自己明白她想表达的意思。

  就是这样。而且我们会用两个女生自己才听得明白的语言来谈论男生呢!

  采写 记者 六月

 
责任编辑: 孙媛媛  来源: 新京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