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靓影

谭晶

蔡淳佳

阳蕾
 当前位置:电影>>>管虎拍电影《斗牛》其乐无穷 女儿会影响叙事
管虎拍电影《斗牛》其乐无穷 女儿会影响叙事
http://www.youth.cn   2008-04-28 14:48:00 中青网

管虎

  作为中国第6代导演,管虎的电影作品犀利独特,生动写实。无论是自筹资金拍摄的《头发乱了》,还是之后的《浪漫街头》《上车,走吧》《西施眼》,管虎一直关注着普通人,他说他愿意往底层扎,最底层的生活状态有时会让人觉得岌岌可危,“当时是怀着一种关照的态度去拍的,后来又觉得没必要,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怒哀乐,他们过得很知足,我们只不过比他们床单干净点,衣服多了点,但实际心理状态有时还不如他们,他们那种快乐很容易感染我。”管虎在最新执导的电影《斗牛》中再次将镜头对准占据中国绝大多数人口的农民身上。日前,管虎携主演黄渤做客京华茶馆,讲述了被黄渤定义为“磨难”的拍摄往事。在拍摄前他刚当上了父亲,现在他说自己变得满腹柔情了起来。


  拍电影好看好玩最重要

  去年底,管虎再执导筒,与黄渤、闫妮携手拍摄了一部颇具幽默元素的电影《斗牛》,于3月底杀青。该片讲述了抗战时期共产国际给中国的抗日根据地送来了一头奶牛,根据地的同志在转移时将奶牛托付给一位老乡(黄渤饰)照看,此后牛和老乡一起经历了很多令人感动的事情。

  为什么五年来只拍电视剧不拍电影?管虎笑了笑,直白地回答,“因为电视剧比电影赚钱,毫无疑问。”擅长讲故事,并关注普通人命运的管虎想得很清楚,无论电影还是电视,生存是第一位的,这也让他多次将目光聚焦在挣扎在生存线上的普通人题材上。管虎转而正色地解释,没有拍摄电影也有一个让他伤心的原因,那就是没有碰到好的剧本,“不是不想拍,而是没有机会,人得活命,碰到了合适的电视剧,就得先做着。”曾经与管虎五次合作的黄渤补充说,“其实其间也有投资找导演拍电影,但出于对电影的尊重,导演认为剧本不好的话,拍出来意义不大,因而拒绝了,他骨子里对电影是很重视的。”

  “由不喜欢变成喜欢挺费劲的。”管虎依靠第一直觉“喜欢”来取舍,“做一件喜欢的事是特幸福的,如果有好的剧本,契机适合,电视剧什么的都可以放下,但没有这个机会。”此次拍摄的《斗牛》,正是因为有了让他觉得喜欢的故事,“这个电影是自己攒的,根据一个为八路军做贡献的真事改编、丰富而成,在和朋友聊了很多次之后,我们将它演变成了一个人和牛的故事,它的角度很特别,将故事放在抗战的背景上,在苦难中人和牛两个生命相濡以沫。这个故事挺好玩,我觉得心里动了,我的电影观念是觉得好看、好玩最重要,仅仅因为喜欢就拍了。”

  抹地瓜汁让牛舔黄渤

  和管虎闲聊时,他私下警告道:“别向黄渤问起一个镜头拍摄的条数有多少,他会疯的。”果然,提及条数,黄渤说和牛演戏对他而言是很大的“磨难”,“这是我拍戏以来最苦的戏,感觉是煎熬。导演能冲我厉害,我知道要听导演的话,但对牛没用啊,那么多机器驾着就等它的一个反应。”最难的是,100多条里黄渤必须保持良好的表演状态,生怕牛突然来了一次精彩的演出,自己却丢了状态,“牛的精彩表现是转瞬即逝的,我要适应它,而且导演拍摄要求又比较严格,追求完美。我有时突发奇想,或许某一天会出现一个场景,牛突然回头问我们‘杀青没杀青啊’?”幻想着这一场景,管虎和黄渤自己都觉得好笑。

  “第一天拍完我们就绝望了。”片场有很多头牛“演员”,根据要表现的不同性格挑选不同的牛,表现暴躁状态时是敏捷威武的牛,表现跟着人走的镜头时是温顺的牛,还有“胸替”。为了让牛配合黄渤的戏份,管虎想出了很多方法,如拍摄牛舔黄渤的头发时,在他的头发上撒上盐、糖和地瓜汁,牛尝着味道不错便也配合地舔起头发来。可惜牛在吃草时有个习惯,就是咬住草猛力一拽,将草连根拔起,对待黄渤的头发也用了这一招。现场,黄渤抓起脑门上的头发投诉导演说,每次导演都会让演员尝着没有尝过的苦,现在他的头发没有以前浓密了。

  “我在想,动物园里驯什么动物的都有,就是没有驯牛和驯驴的,因为它们都倔啊。”拍完《斗牛》之后,黄渤自称俨然已是合格的驯牛师,一方面有小牛倌的言传身教,另一方面也有日久生情的缘故,“有一次我睡觉醒来,牛走过来舔我的脸,我顺手给了它一耳光转身走了,它居然跟着我走,这场面听着不现实,但事实上就是这样,也正好是电影需要的场景。”黄渤说这样“相濡以沫”的场面之后比比皆是,如拍摄战争场面时,黄渤被炸弹炸伤躺在战场上,牛从很远的战场外走进来,跪在他身边陪他,“我以为这是完成不了的镜头,回想起来还是我对它的坚持,经常喂它,让它对我日久生情有了依赖性。”黄渤忍不住夸奖说,“其实,牛的眼睛极其漂亮,而且含情脉脉。”

  为每头牛“演员”打上字幕

  管虎的个人风格比较明显,他不喜欢随波逐流,称就像一个电影爱好者一样,喜欢干什么就干什么,全凭兴趣爱好。这点他非常欣赏贾樟柯,觉得他一直在坚持做自己,是一个真正的电影人,“他的东西很动人,他的视点是不一样的。他看东西面很宽,再加上他跟这个圈子不搭界,这特别重要。我也希望自己远离的好。”

  管虎从来没觉得电影有什么类型,“只要是好电影就喜欢,电影就该像人一样有气质,如果电影让你感受到气质而且比较纯粹,那它一定就是好电影。”针对《斗牛》,管虎认为无法划分类型,说它是主旋律、喜剧片、爱情片、战争片都不像,“没法定义,好看就行,类型不重要。”管虎说影片和喜剧、爱情、战争都沾边,虽然发生在战争年代,但没过多表述战争,回想起来都是写人,人在特殊环境下表现出的不同状态。“战争中的对立方,对黄渤演的老鳏夫来讲就是穿黄衣服、绿衣服的人。作为创作者,我想表达的是他身上我们比较喜欢的优秀的品质,是他信守诺言,重视友谊,相信爱,这些都是我们一路长大丢了的东西。”

  管虎会在自己作品上打上“管虎作品”字样,因为他觉得作品就跟自己的孩子似的。在这部影片中,管虎给每头牛上字幕,“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有人给牛上字幕,因为它们付出了很多,女一号是4号,7号是胸替,戏不少。”

  女儿会影响讲故事方式

  管虎的妻子梁静,曾在管虎执导的电视剧《活着真好》中出演三妹简欣。远赴沂蒙山拍摄《斗牛》时,管虎和梁静的女儿丫丫刚出生15天。虽然很想念女儿,但他坚持梁静和女儿都不能去探班,梁静也非常尊重丈夫的意见。“谁都不许去,我很怕分心。”半年多的拍摄周期中,管虎只能和同样刚当爸爸的摄影师互相鼓励,拿孩子的照片共同欣赏。他说那一瞬间满腹柔情,肯定会对自己有影响。管虎说当了爸爸后,他能预期对自己今后的电影有影响,这个影响表现在讲故事的方式上,“真是一点不夸张,由满怀豪情变得满腹柔情了,变得更加平和一点,看事情看人变得宽容一点。”

 
责任编辑: 程冉子  来源: 京华时报
  相关新闻:
· 管虎拍电影《斗牛》其乐无穷 女儿会影响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