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靓影

谭晶

蔡淳佳

阳蕾
 当前位置:经典剧场>>>《滴血玫瑰》--再现上海虹口爱国壮举
《滴血玫瑰》--再现上海虹口爱国壮举
http://www.youth.cn   2005-06-08 15:58:06 中青网

*5-0608272060.jpg*

  “他把他的刀剑当作他的上帝,当他的刀剑胜利时,他自己却失败了。”日军侵华淞沪战役的最高长官白川大将隐隐地感到了这样的一种危机。

  再过一个多月,在上海的虹口公园将隆重举行庆祝日本天皇诞辰的“天长会”庆祝大会,届时侵华日军第九师团将进行阅兵式。然而随着庆祝会日期的逼近,日本特务机关“影机关”组长三岛平八却得到情报,抗日志士将要突袭会场,为死去的抗日英灵报仇。在上海,所有的日本特务蜂拥而出,防止这次破坏的行动,保证“天长会”的顺利召开。

  “鸟愿为一朵云,云愿为一只鸟”,上海滩金凤凰夜总会的当红歌女苏雪从来对那些大家闺秀或小家碧玉之流不屑一顾。她知道,这些装腔作势的小姐太太对自己投来的冷漠鄙视的目光后面,更多的是羡慕和嫉妒。上海滩的红歌女不是“野鸡”而是“天鹅”,苏雪就是这么给自己定位的。她认为所有女孩都可望成为像自己一样的歌星。

  在金凤凰夜总会门外,一个年轻人手脚利索地摘掉了苏雪脖子上的项链。这个女扮男装的英俊青年,就是江湖上人称“神偷女侠”的江雨蝶。金凤凰夜总会的常客——探长司徒峻恰好看到了这一幕,但他并为阻止,因为此时他的注意力被从小轿车里出来的凌小语吸引住了。漂亮文静、举止高雅的凌小语,不仅引起了男人们的注意,也让苏雪有了醋意。

  凌小语今晚来到金凤凰夜总会这个平时不涉足的地方,是为了帮助她的恋人——贺云翔。她并不知道要会晤的是上海滩有名的抗日民间组织“铁血锄奸团”的负责人马恩铭。她只是一件信物的传递者。

  有上海“十大少”之首名声的贺云翔,始终是凌小语心中的一块痛。她能够感受到贺云翔的爱,又因为他近来的神秘举动而气恼。当云翔因出入夜总会被小语猜疑,不得已请小语代为取一件重要的东西时,小语顺口就答应了。

  江雨蝶无意间窃得马恩铭的怀表,而这正是地下组织交换的信物。马恩铭发现后劫持雨蝶到了包间,逼她交出怀表。苏雪怕出事,也尾随而至。约定时间已到,凌小语到了马恩铭的包间。此时掌握线索的三岛已带领特务包围了夜总会。经过一番枪战,马恩铭伤重而死。江雨蝶惊惧之间将怀表藏在了包间的砖头地板下。

  日军住淞沪宪兵队的一部军车强行越过租界冲到了金凤凰夜总会门口。江雨蝶、苏雪、凌小语以及马恩铭的尸首全部被带走,并押进了日军宪兵总部。与此同时,区警局的探长司徒峻正在追逐他管辖地盘上贩卖私货的团伙,向一些黑帮团伙抽头,从中赚取一些零花。当日本军车从司徒峻身边驶过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发生了大事。

  在日本军车中,苏雪唠唠叨叨地把怨气全发到小语身上。江雨蝶则以武力威吓苏雪闭口。而凌小语却对身边的二个女子不屑一顾,她心中只盼望贺云翔能早点来搭救自己。

  贺云翔很快的知道了凌小语被日本人抓走的消息,他非常担心凌小语的安危。贺云翔对小语的爱绝不亚于小语对自己的爱,但贺云翔知道自己随时有牺牲的可能,因而不能坦然地接受这份爱。云翔一反常态,十分冲动,不仅因为小语,还因为马恩铭的死有可能打乱了自己的全部计划。

  三个被抓到日本宪兵队的女人一开始还互相鄙视,但经过三岛平八的审讯后,三个出身、经历、地位不同的女人互相开始劝慰、照顾和帮助。期间凌小语遭遇到做女人最悲惨的伤害。

  区警局局长金子仰沉默假笑,阴柔的外表很让人反感和鄙视,但熟识它的人都知道,上海滩的青、红帮,三教九流,他总是弥勒佛的形象,却黑白两道通吃。金子仰知道日本军闯入自己的辖区时没太在意,痛骂日本人之余,想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就算了。然而当他看到贺云翔用中、英文向自己发难的时候,知道麻烦了。金子仰很清楚凌小语的父亲是大上海的什么角色,他也知道“上海十大少”之首的贺云翔的不好惹,如果事情闹大了,上边怪罪下来他就当不了这个局长。金子仰深知必须背水一战,只许胜不许败。

  日本特务机关“影机关”的三岛平八得到可靠情报,马恩铭是上海抗日组织“铁血锄奸”团的一员。他还知道马恩铭在死之前得到了“天长节”的情报,但情报是什么?要转移给谁?“天长节”将会发生什么事?三岛平八有些不寒而栗。当金子仰向三岛平八施压要求放人的时候,他正好顺水推舟将三个女人放了。三岛平八深知三个女人中的一个与马恩铭有关,只要暗地跟踪,肯定会有所收获。

  三个女子被送入英租界的教会医院。小语在日本宪兵队的遭遇让她们不堪回首,三人相约绝不向外人吐露真相。江雨蝶的本名叫崔珍珠,是朝鲜人,母亲死于日本浪人之手,父亲则被抓到日本北海道生死不明。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向日本人报仇。苏雪对自己的身世淡忘了,她也恨日本人,但她更怀念夜总会的气氛,她安慰同伴,就当狗咬了你一口。小语则想到了死,死还不了她的清白,但能让她淹没了愤恨和屈辱。

  下定决心死的小语,对前来看望自己的云翔十分冷淡,相反苏雪却被云翔深深地迷住了,她没想到世间会有这么出色的男人。云翔感受到红歌女投向自己灼热的目光,但他对苏雪内心怀着轻视。云翔没有将对苏雪的真实看法表露出来,因为他觉得此人可用,苏雪对男人的手腕也许可以为他的事业做些什么。贺云翔的事业近期的目标很明确,破坏日本人的“天长节”会场,惩罚侵略者。

  江雨蝶从云翔的询问中,悟出马恩铭那只怀表中一定有重要秘密。原来那只怀表的表壳内,又一根定时炸弹用的特殊钢丝,需要交给下线。贺云翔知道,这是能否完成任务的关键。

  夜总会重新开业后,一个生面孔频繁出现。这个人就是冷漠、伤感的日本宪兵队少佐结成京,他是苏雪的哥哥,也是与贺云翔联系的下线。当结成京得知马恩铭被杀,联络中断,怀表下落不明时,不得已提前露面。结成京在悲愤与敬仰的同时,也在寻找那只表的去向,以及如何重新与“铁血锄奸团”联系。结成京也相信通过那三个女人能找到和马恩铭有关系的人。

  贺云翔知道日本人是不会轻易放这三个女人出来的,他相信她们已经被日本人盯上了。但是随着“天长节”大会日期的临近,随着那只表的神秘失踪,(那只表后来被江雨蝶去处,几次阴差阳错似的在三个女人手中传递,但又都恰好没让云翔看到),云翔也急于找到与马恩铭有联系的下线。经过分析思考,云翔毅然决定挺身而出,冒险周旋在这三个女人的身边。云翔很清楚此时日本人和那个内线都想从这三个女人的身上找到线索,因此他千方百计地设下布局,既要保护这三个女人不受伤害,又要利用她们找到线人。云翔非常明白,从他站出来的时候起,已经成了日本人的目标,他只有设法将怀表转交到组织手中,然后自己死在日本特务眼前,才能使“天长节”的行动得到成功。正因如此,云翔不敢正视凌小语投来的爱的目光。

  探长司徒峻被金子仰推荐给凌小语的父亲做小语的保镖。司徒峻非常高兴,但很快就被凌小语整得狼狈不堪、顾此失彼。在监护凌小语的过程中,司徒峻也被带入了这场复杂的斗争中。一时间上海滩乱了。

  这一群人因为有共同的理想、感情与行动被逐渐地拉近了,同仇敌忾去完成民族大义的任务。在一系列斗智斗勇以后,在呕心沥血的情感瓜葛之后,他们每个人在情感及命运的发展上都有了归宿。探长司徒峻凭着机智和无畏终于赢得了凌小语的好感。他多次化解危机,帮助和云翔等脱离险境,从被排斥到获得信任,从被动卷入到为保证行动成功和掩护苏雪而从容赴死,身上绑着不可能炸响的炸弹冲向敌人,完成了一个血性男儿的壮丽一生。

  贺云翔在“天长节”前一天与三岛平八同归于尽。当贺云翔在临终前把信物的秘密解开并转交给组织之后,他就选择了死亡。云翔知道只有他死了,而且死在日本特务人员的眼前,日本人才不会更改第二天“天长节”会场使用的通行证及会场的设置,司徒俊等人才能够顺利地完成任务。

  云翔本是为小语留好了活路,但小语自从抱了与日本人以死相拼的念头以后,就不再理会云翔的苦心。但她逐渐从个人复仇的窠臼中挣扎出来,去做更有意义的事情,并经过多次完成任务,直至最终倒在日本人的枪下。江雨蝶曾对凌小语这位大家闺秀常常流露出敌意,但每当小语受到危机时她又及时解救了她。上过教会学校的小语有着良好的体操训练,在江雨蝶的帮助和指导下,她也学会了格杀角斗,两个人经常伺机报复日本人,以致几次打乱贺云翔的行动计划,甚至危及生命。雨蝶在绑架日本人时与哥哥结成京相认,并消除误会,了解了对方的真实身份。当双方正体味浓浓的亲情时,哥哥为了保证不报露身份和让深陷虎穴的妹妹免受非人的折磨而亲手杀死了雨蝶。雨蝶带着微笑去了,结成京注视着妹妹年轻的脸庞轻轻说,妹妹,明天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一天之后,结成京利用宪兵的身份提着装有炸弹的暖壶走向贵宾席,在日酋惊异的目光中引爆了炸弹。苏雪知道云翔的内心深处是属于凌小语的,但苏雪认为自己有爱就足够了。当苏雪感到能有机会和云翔一起赴死的时候,激动和快感淹没了她的求生意念。但最终苏雪却在司徒俊的掩护之下逃过了追捕,带着对朋友们的思念飘然而去。

  滴血玫瑰,为上海滩的黎明抹上了一笔瑰丽的色彩。

 
责任编辑:   来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