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靓影

谭晶

蔡淳佳

阳蕾
 当前位置:经典剧场>>>《陈云在临江》--再现历史画卷
《陈云在临江》--再现历史画卷
http://www.youth.cn   2005-06-27 15:50:08 中青网

*5-0627349480.jpg*

*5-0627448021.jpg*

  主创人员:
  出品人:明振江 朱 彤 柳忠成
  总监制:汪国辉 邓 凯 刘克志 李水鑫
  总制片人:安 澜 朱健华

  演 员 表
    
    陈 云——谢 圆  肖劲光——马诗红  于若木——李艳秋  福 牛——李 博

  7集电视剧《陈云在临江》分集故事梗概

  第一集:1946年,中国历史风云变幻。蒋介石撕毁刚刚签定不久的和平协议,对解放区展开了疯狂的进攻,满目疮痍的中华大地烽烟再起。抗战胜利后就到东北开展工作的陈云在哈尔滨坚持工作。妻子于若木带着两个孩子从延安出发历时一年多、终于找到了陈云,困境中的团聚给一家人带来很大安慰。此时蒋介石也亲临东北监督其“南攻北守,先南后北”战略方针的实施。面对国民党的疯狂进攻,坚持南满的我军两个纵队被压缩在只有二十多万人的四个小县,军心开始不稳,主撤派占据上风。林彪坐卧不安,开会研究加强南满的领导力量,确定去南满的干部人选。陈云以大局为重,主动要求去南满工作,肖劲光也愿意与陈云一同前往。愁眉不展的林彪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当众喃喃自语:“一文一武,天助我也!”他在没有上报中央的情况下立即决定成立南满分局,由陈云同志担任南满分局书记兼辽东军区政委,肖劲光任辽东军区司令员,即刻赴南满工作。南满前途未卜,站在寒风中为陈云送行的林彪和东北局领导,面对开动的专列和挥手作别的陈云庄重地举手敬礼。

  第二集:南满的情况的确不容乐观,国民党军步步进逼,我军步步后退,长期受日本人奴役的地方百姓视国军为正规军,对共产党几乎没有认识,在斗沟子车站遇险的陈云预示此去南满关键是要在老百姓中站住脚。所幸在军事上,“旋风司令”韩先楚利用敌全美式装备的25师急功冒进、麻痹轻敌的心理,迅速捕捉战机将该师全歼于风雪弥漫的新开岭。此役坚定了主战派的信心,也给不可一世的国军当头一击,骄横的52军军长赵公武失去所辖25师气愤难平,处处抨击总指挥郑洞国指挥无方、见死不救,气得和郑洞国交情甚厚刚做完肾摘除手术的杜聿明旧病复发。受肖华委派到鸭绿江对岸迎接陈云、肖劲光的辽东军区后勤部长唐凯介绍了南满的紧急情况,当说到有人指责在新开岭战役中奋勇杀敌、带头冲锋的四纵十师师长杜光华冒险蛮干、拼光家底时,肖劲光忍不住发火。陈云冷静地分析了形势,建议两人把家属留下,连夜赶往南满,全身心投入工作。刚刚和陈云团聚不久、于若木已忍痛为丈夫备好了所需物品,把希望和嘱托留给为革命献身的丈夫,把担心和期盼留给自己和两个年幼的孩子。临江与朝鲜一江之隔,几个省的几十个单位被国民党军逼到了这个小小县城。陈云和南满的党政军领导刚见完面,就要求张县长给做顿好吃的,弄得大家云里雾里。其实,陈云、肖劲光来到了敢打硬仗的杜光华家,把“好吃的”(鸡)送给了他的爱人陈玲和两个营养不良的孩子,感动得这位硬汉热泪盈眶,对两位首长掏心窝说“战士们的士气没有问题”。陈云从全局的意义上高度评价了新开岭战役,肯定了十师和杜光华他们所做的牺牲,要把具体情况迅速上报中央。肖劲光的心里也好有底了,他和陈云再次商定一个抓军事,一个抓政策和后方,全面了解情况,尽早制定出一个可行的方案。陈云除了到部队了解后勤保障情况,还到花山村了解农村的土改情况。此地的老百姓对共产党并不了解,都避而不见,吃干粮连口热水都讨不上,张县长有些着急,陈云并不悲观,要以雪代水。翠花悄悄把一壶热水放在门台上,又赶快把门关上。陈云不仅不在意,还让福牛把自己的口粮送给翠花家以解断炊之急。陈云昼夜不停地调查研究、汇总情况,在征集马爬犁的工作现场流鼻血的老毛病又犯了。入夜,警卫员福牛望着发高烧、咳嗽不止的陈云仍在起草电文忍不住哭了。陈云向福牛保证写完手头上这封电报就好好休息。不巧的是正在七道江主持师以上干部会的肖劲光打来电话,说干部会开了几天,争论得很激烈,是撤是留相持不下,希望陈云同志赶快到会拍板做出决议。风雪之夜,道路不通,陈云还是咬牙带病出发了。

  第三集:肖劲光在会议室外迎上了陈云,陈云悄悄说:“我眼前发黑,有些站立不稳。”肖劲光很吃惊,福牛留泪说:“首长在发烧!”肖劲光当众宣布晚上的会取消,不知情的干部们莫名其妙。第二天一早,刘军医带着在野战医院当护士的荒牧百合子来探视陈云,福牛小声告诉她们:“打完针后,首长的病好多了。”当福牛听到让日本籍的百合子护理陈云时,坚决反对。喊声吵醒了陈云,他说:“我过去有一个司机就是日本朋友。”说完就急着开会去了。会上,陈云听取了意见,他认为“只有对革命赤胆忠心的人才会争论不休!但是大敌当前,大家不能再有分歧。”他站在全局的高度分析道:“现在东北的敌人就如一头野牛,牛头牛身子是冲着北满去的,牛尾巴向着南满,正好被我们拖住。如果我们松开这条牛尾巴那就不得了,这头野牛就会横冲直撞,南满就会保不住,北满迟早也会失守;如果我们死死抓住这条牛尾巴,敌人就会进退两难。撤出去再打回来损失会很惨重,留下来有危险却可以牵制敌人使南北满都能捕捉到战机。我们一个都不走,坚定信心,在长白山上打红旗,一定要守住南满!”陈云的果断拍板使大家很快统一了思想和行动,三纵留下来做正面的军事斗争,四纵穿插到敌人的后方“捣乱”,并最大限度地争取人民群众的支持,坚决打好第一仗,以坚定全体军民坚守南满的信心。在狗尾巴屯被敌人打伤的关德山老汉逃到七道江,他彻底丢掉了对国民党的幻想:“我过去是想中央盼中央,中央军来了害得我家破人亡,共产党帮我治好伤连钱都不收,这后半辈子我跟共产党是跟定了!”他给病中的陈云熬参汤,赶着大车参加了支前队,还抓了一个在群众中造谣滋事的国民党特务。肖劲光在前线已经打响。陈云在关注前线的同时,深入到附近的花山村了解土改情况。从翠花家退地退粮和奶奶说翠花是哑巴的谨慎中,陈云判断出已经进行过的土改是一锅夹生饭。张县长当即撤销了田生金、吕玉民、干巴鱼等人的村领导职务,让县工作队派人对花山村重新进行土改。前线鏖战,兵力不足。好在四纵在敌后克服困难重重,很快扰乱了敌人的部署。杜聿明面对突然冒出的共军主力,着急万分,让部下与郑洞国商量从南满前线调兵。南满激战,肖劲光苦于兵力不足,问陈云林总决定南下松花江作战没有。陈云说还没有回复,劝肖劲光他们坚持住,他马上再给林总去电报催促。肖劲光差点急出眼泪。

  第四集:投机分子田生金、吕玉民马上投靠了财主安金权。安金权承诺,只要他们杀掉陈云就赏10万大洋并官升三级。陈云处于土匪和特务暗杀的危险之中。陈云下决心消除老百姓的顾虑,让福牛陪百合子到花山村给病重的翠花奶奶送药,正好遇到了给翠花讲大道理的“长围脖”(崔浩),福牛说他们不懂大道理,老乡们需要看到实际利益。送药的举动感动得翠花终于在福牛面前说话了,她流着泪说:“福牛哥,你是个好人!”福牛说:“我们共产党的队伍里都是好人!”安金权听说陈云的警卫员来到花山村,以为陈云要来,派田生金、吕玉民赶快下手。田生金不想因小失大,福牛和荒牧百合子躲过一劫。随着土改工作的深入,花山村的老百姓终于被发动起来了,翠花准备向工作队说安金权害死自己爹娘的事,被胆小怕事的奶奶阻止。四纵继续在敌后捣乱,杜聿明害怕后院起火,让郑洞国将进攻临江的两个师调回来应付四纵。1月5日,林彪也调集北满主力南下松花江作战,使得杜聿明不得不再抽出一个师对付北满的部队。敌人的进攻功亏一篑,敌二师、一九五师开始溃逃,肖劲光命令追击残敌。一保临江,首战告捷。鞭炮和锣鼓声中,军民共庆胜利。翠花在关大爷的帮助下特意找到福牛:“土改后,我家分了粮和地,奶奶也能下炕了,谢谢你!”眼睛里充满了爱意。一保临江胜利的第二天就是农历的春节,陈云和于若木只能在鞭炮声中默默地思念。杜聿明也在沈阳向一群达官贵人庆祝所谓剿共的胜利并宣布蒋介石的嘉奖令,郑洞国则托病不出,对他们弄虚作假的行为嗤之以鼻。杜聿明登门向郑洞国请教二攻临江的人选,郑洞国极力保荐赵公武。1月30日,杜聿明命令赵公武指挥四个师的兵力向南满出击。陈云视察大栗子野战医院,看到医院里缺医少药,不少伤病员得不到救治,心情非常沉重,他希望吴克华出面请百合子帮忙让留在中国的日本籍医生到医院工作。肖劲光急忙找到陈云商量对策,并把兵力不足和部队得不到休整的问题正式提了出来。两人商定除了精简机关、动员老百姓子弟参军以外,再向林彪发报“索要”三千新兵。可几次电催,林彪就是不吐口。看着陈云给即将奔赴前线的警卫员缝手套,福牛也闹开了情绪,说自己当了两年兵还没有真正打过仗。陈云说:“你上前线,那要放在最关键的时候。”土改工作突飞猛进,安金权被枪决,翠花家真正分到了属于自己的土地。做着升官发财梦的田生金、吕玉民又投靠了安金权在北山当土匪的六弟(安六爷)。安六爷发誓要为二哥安金权报仇。前线战事紧张,后方的陈云再次来到野战医院了解伤员的收治情况。医院的医务人员紧缺的情况得到明显改善,不幸的是在医院工作的荒牧百合子却不幸感染了败血病仍在坚持工作。陈云被百合子的精神感动,说她既是我们的朋友,也是我们的同志。百合子感动得热泪盈眶。百忙之中陈云了解到病中的师长左叶烦躁不安,从肖华那儿知道他的病是越憋越重,就设计让他偷偷到前线“泻火”。

  第五集:左叶果然中计,匆匆辞别妻子余星奔赴前线。一场激战居然使左叶的病好了,在战长上问勤务兵要粥喝。2月5日我三纵7、8、9三个师以优势兵力将195师包围在高丽城子。我军缺乏重武器,敌军借山炮营为掩护,拼死向西南方向突围。三纵一路追赶,歼敌两千余人。这时前来增援的敌新六军207师三团仍在疾进,孤军深入。陈云迅速把这一情况通报给了肖劲光,肖劲光迅速调整部署,一举歼灭了敌三团及保安团一部近两千人。肖劲光纵马雪原,看到成群的俘虏被押下阵地,高兴地让参谋向陈书记报喜。二保临江又获得了重大胜利。形势依然严峻。陈云主持召开干部扩大会,福牛借此机会陪关大爷给花山村农会送信,关大爷打心眼里喜欢福牛和翠花这对年轻人,有意识地把爬犁停在了翠花家门前。正在劈柴的翠花高兴地追了过去。土改工作队的副队长崔浩看完福牛送来的信件,马上通知工作人员收拾行装到县报到准备上前线。追过来的翠花非要拉福牛到家里看看。关大爷笑着说:“去吧,走的时候我叫你!”翠花暗恋着福牛,在院里问福牛能不能参军。福牛说队伍里的女兵都是文化人。翠花神色黯然。当福牛说可以参加支前队时,翠花马上高兴了起来。福牛把陈书记爱人送的一块糖给了翠花。翠花咬开糖块一定要一人分一半,此情此景正好被崔浩他们看了个正着。爬犁飞驰。福牛见崔浩闷闷不乐,没话找话说前线吃紧,正是用人的时候。没想到崔浩说最应该上前线的是那些在首长跟前无所事事还抽空泡女人的人。两人吵了起来,福牛被推下爬犁。追上来的福牛一拳把崔浩打成了熊猫眼,崔浩也不甘示弱,大骂福牛仗势欺人。陈云狠狠批评了福牛。福牛再次向首长表达了上前线的愿望,让大家看看陈书记跟前没有孬种。陈云劝福牛不要使气,亲自拉着福牛找到集合地要给崔浩赔礼道歉,没想到崔浩已经出发了。安金权的六弟得知陈云要来花山村检查支前的情况,带领土匪下山想一举消灭陈云,村里领导非常着急。没想到陈云将计就计,故意在村头推磨吸引土匪,配合县大队将匪徒全歼。福牛陪陈云来到战后战场,参加战斗的翠花趁机将一副鞋垫塞到福牛的手里。

  第六集:福牛独自欣赏鞋垫被陈云发现,陈云借鞋垫说部队的纪律,说情感和这一代人的牺牲。两攻临江,两次失败,杜聿明归咎于战场指挥官的无能。他决定亲自出马,欲与陈云、肖劲光为首的南满共军再比高低。和他交情深厚的郑洞国担心他的身体,再次请缨。1947年2月16日,敌五个师三犯临江。其部署是71军91师、52军2师正面进攻,52军195师,新6军22师随后增援,暂编21师在左翼助攻。四纵十师奉命开往前线,师长杜光华向陈云辞行。陈云问他回家了没有,他谎称回过家被“识破”。他动情地对陈云说他也想家和孩子,保证等打完这一仗一定回家看看。陈云让福牛跟杜光华上前线,福牛含泪送给陈云一条用旧毛毯做的围巾。杜光华让福牛直接向韩先楚司令员报到,福牛不愿再当警卫员,偷偷跑到另一个报道点,被分配到四纵11师33团当了一名战士。他和崔浩不期而遇,两人都有些不自在。33团的任务是到敌后袭扰敌人。长途奔袭使许多人脚上都打了血泡,福牛把别人给自己的一盆热水送给了崔浩;爆炸中,福牛又帮崔浩找到了被炸丢的眼镜。崔浩十分感动,把舍不得吃的半块饼送给了福牛,还说他家在南京,等革命胜利了请福牛去做客。没想到崔浩却在突然的遭遇战中牺牲了。33团因损失惨重被拆编补充到31、32团。福牛又遇到了杜光华,向他哭诉连崔浩的名字都没问清楚,人就牺牲了。杜光华说:“战争中无名英雄有很多。”肖劲光闻讯也悲痛地说:“有战争,就会有牺牲!”陈云在后方紧张地工作,经常把王秘书叫成福牛。王秘书提出把福牛调回来或者把于大姐(若木)接来。陈云说现在战事正紧,等打完这一仗再说吧。而此时郑洞国已经得知六道沟门杜光华的三个团吸引了他的三个师,命令不惜一切代价拿下六道沟门。福牛跟着杜光华从29团部来到师部,杜光华却要把指挥部移到离前沿更近的28团指挥所。杜光华不顾一切地冲出指挥所,福牛急忙跟出。

  第七集:杜光华和福牛在通往前沿的开阔地不幸中弹,鲜血染红了洁白的雪野。肖劲光为稳定军心,密不发丧,连陈云都没告诉,忍痛指挥作战。此时国军内部纷争不断,文强希望郑洞国能亲自到南京替杜聿明开罪,郑洞国对此痛苦不堪。肖劲光在大北岔吃掉敌91师272团后,命令三纵全部和四纵十师向91师和195师残部发起猛攻,国军不适夜战,加上地形不熟,不敢恋战,弃阵向通化溃逃。当日,林彪指挥北满联军主力15万人二下江南。三保临江,以敌五个师被打垮三个,毙伤敌近万人而告终。肖劲光把杜光华和福牛牺牲的消息告诉了陈云。陈云悲痛万分,为杜光华举行了万人追祭大会。他拿着福牛送的围巾,睹物思人,不由泪流满面。陈云并没有停留在悲伤里,他以战略家的眼光,协同林彪在松花江解冻前进行了北满主力三下江南的作战,安排春耕生产,继续发动群众,搞好后勤工作。1947年3月29日,趁松花江解冻,北满“共军”无法再下之机,杜聿明命令郑洞国指挥部队并用刚从热河调过来的精锐89师摆开宽大正面,向临江发起了第四次大规模进攻。一场恶仗迫在眉睫。陈云、肖劲光连夜召开分局、纵队以上紧急干部会议,号召大家要有打大仗打恶仗的思想准备和坚强决心。陈云采用韩先楚的作战方案,拍板决定先打全美式装备、对本地情况不熟悉的敌89师。此役粉碎了敌人的整个进攻计划,另两路敌人不战自退,四保临江战役取得了重大胜利。自此,国民党在东北的机动兵力遭到严重削弱,我军兵力则不断壮大,逐渐取得了战争的主动权,迫使敌人在东北由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御。为相继到来的夏季攻势、秋季攻势和冬季攻势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重病缠身的杜聿明被调离东北。残雪消融,雁叫声声。临江迎来了1947年美好的春天,陈云一家在这个美好的季节再次得以团聚。

 
责任编辑:   来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