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靓影

谭晶

蔡淳佳

阳蕾
 当前位置:经典剧场>>>《疯狂的石头》:一场新现实主义的哄堂大笑
《疯狂的石头》:一场新现实主义的哄堂大笑
http://www.youth.cn   2006-09-08 14:52:00 中青网

 

故事梗概 
 
   《疯狂的石头》是一部前所未有的现代喜剧,故事由一块在厕所里发现的价值不菲的翡翠而起。 重庆某濒临倒闭的工艺品厂在推翻旧厂房时发现了一块价值连城的翡翠,为经济效益特此搞了一个展览,希望卖出天价以改善几个月发不出工资的局面。不料国际大盗麦克与本地以道哥为首的小偷三人帮都盯上了翡翠,通过各自不同的“专业技能”一步步向翡翠逼近。他们在相互拆台的同时,又要共同面对工艺品厂保卫科长包世宏这一最大的障碍。在经过一系列明争暗斗的较量及真假翡翠的交换之后,两拨贼被彻底的黑色幽默了一把。

 

  《疯狂的石头》:一场新现实主义的哄堂大笑

  只有中国人才笑得出来?

  说张艺谋会玩深沉,陈凯歌笑了;说陈凯歌会玩造型,冯小刚笑了;说冯小刚会讲故事,宁浩笑了。

  DVD爱好者一眼就看出《疯狂的石头》(以下简称《石头》)深受国外黑色喜剧片的影响,尤其是英国导演盖·里奇,导演宁浩也不否认这一点,“我们想过十来个可能性,结果发现,他的确就是这种类型片最成熟的结构,绕不过去,索性就用了。”骨架子是依着国外电影搭起来的,但宁浩聪明之处在于填入的血肉地道“国产”。

  《石头》是很有“中国特色”的片子,充满了变革中中国城市特有的粗糙而鲜活的质感。“2001年上了北电(北京电影学院的简称),好多学生都在外面合租房子,有些认识,有些不熟。我喜欢编故事,那时又正好学编剧,就想,要是警察和小偷住在一个楼里,隔壁,会怎么样呢?”

  故事在和朋友的聊天中越说越圆,成了一个剧本。得到刘德华“亚洲新星导”的投资后,宁浩把这个故事拿了出来。“当时想,这么荒诞的故事去哪里拍好呢?我也不太知道,直觉上应该是一个比较热的地方,那就从‘四大火炉’里挑吧。”到了重庆之后,宁浩心里有了谱。“那是我第一次去重庆,这城市真壮观,整个处于新旧交替中。进了市区,看见光膀子的的哥,一个按喇叭,其他好多司机都跟着按,那声音大的,我一看这场面,感觉就来了。”

  地铁车厢,环形高架桥,老旧逼仄的旧城区,簇新的玻璃外墙的高楼大厦,城市犄角旮旯里的小旅社,昏暗杂乱的屋子,穿着睡衣在楼下打麻将的妇女阿叔,烤羊肉串的,大排挡……当下中国城市共有的特质和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当时我们在重庆城里转悠,一到罗汉寺,就是这儿了。”宁浩回忆道,“重庆是山城,地势高低起伏,罗汉寺是明清的吧,后面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房子,再往后是八九十年代的,再往后就是这两年盖的。这一眼就看到了三百年。”

  有人说,《石头》是一部只有中国人才看得懂的片子,这种说法不无道理。《石头》里一连串搞笑的情节出自熟悉的生活片断。三个土贼假扮搬家公司,光天化日之下大模大样地偷走所有的东西;又在地铁上玩“易拉罐环中奖”的把戏———媒体上经典的社会故事;包哥以为庙门口的“棒棒”们要偷宝石,就按照江湖规矩买烟买酒搞定他们,不知就里的棒棒们小声地说“城管吧?”“便衣,文明执法”……看到这里,观众席上一片会心的笑声;女服务员们每次出现,必定一幅爱理不理的强调,不停埋头发短信,这样的“拇指族”,在生活中不也很常见吗?宝马BMW念成“别摸我”,你是不是经常收到这样的段子呢?……宁浩喜欢看社会新闻,“它们本身就挺黑色幽默的,我们编故事的时候,自然把这些社会上有意思的东西加进去。”

  把宁浩和冯小刚放在一起比,估计他们俩都不太乐意,但既然《石头》是一出喜剧,就很难绕开冯导这位唯一长期坚持娱乐大众的前辈。相比之下,冯小刚擅长编一个有现实意味的故事,制造原创搞笑流行语,而《石头》除了也用方言,台词制造喜剧效果外,可以说是第一部走“恶搞”路线的国产喜剧。煞有介事的香港职业大盗麦克以《碟中谍》里汤姆·克鲁斯的架势悬梁而下,哪知“奸商”缺斤短两,绳子不够长,眼睁睁看着宝石却死活够不着;《2002年的第一场雪》被改成了“2001年的第一泡屎,比往年来得更急一些”;徐铮客串的阴恻恻的地产商说“我们将与曙光工艺品厂深度合作,继续开发这片热土”,很容易让你联想到冠冕堂皇的无良生意人……最让人喷饭的是拿《千手观音》恶搞,一个皮白肉细,愁眉苦脸娘娘腔的男职工涂脂抹粉,男扮女装,作出飞天状,还带着高度近视眼镜!

  “恶搞”是对流行文化的一种玩笑和戏谑,只有导演和观众都熟悉这些语境,影院里才会发出心照不宣的笑声。

  好看至上,不拗造型

  说“新现实主义”,并非想急吼吼地贴上一张标签。孤立地来看,《石头》只是一部纯娱乐片,这类黑色喜剧在国外已经相当成熟,而当把它放到整个国产电影的阵容中,《石头》才传递出一些令人愉快和玩味的讯息:低成本制作(投资约300万,DV拍摄再转胶片);没有明星(但有郭涛这样的话剧头牌,其他演员也相当出彩);故事好看抓人;轻松搞笑;一个荒诞不经的故事,却处处折射出熟悉亲切的城市空间和平民生活———用上海话来说,总算有一部不“拗造型”的电影了。

  《石头》并非是第一部“新现实主义”国产片,只是一炮而红的一部。目前,国产片的投资仍然不活跃,除了张艺谋,冯小刚等一线大导不愁没人砸钱外,大部分导演都捏着本子等待着天下掉馅饼,好容易搞到一笔钱,自然先去拍了艺术片。只有参加影展,得奖,出名,才能吸引投资人,而小众的艺术片自然是参展的最佳片种,朱文(《云之南方》)、王全安(《惊蛰》)、李玉(《红颜》)等等,基本就是延续了第六代的“学院派风格”。但同时,也有一部分新导演不那么端着,越来越重视“好看电影”。宁浩、伍仕贤(blog)、小江乃至陆川(blog)就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给导演们划分代际是一件过于轻率的事情,但新一代电影人的观念、趣味、手法和成长背景的确大相径庭。宁浩上世纪70年代后期出生在山西太原,十三四岁的时候,和当时小男孩一样喜欢泡录像厅,沉迷于港产片;长大些,又进入了铺天盖地的DVD时代,看了太多的电影,有太多喜欢的导演;等到入了行,开始在电视剧、MV圈里“混”,又有了DV,即使遇到不少忽悠的投资人,他还是可以拍几个故事短片。“对我来说,电影没有艺术与商业之分,只有好看和不好看。我要拍的是好看的电影。当自己有话说的时候,我会按个人想法去拍;当我没话说的时候,拍娱乐电影也未尝不可,但一定要够娱乐,这点绝不可模糊。”

  更有意思的是,《石头》传递出来的“新现实”信息,在其他大众文化领域也得到了回应。如果把它和另外两大热门———电视剧《武林外传》、网络恶搞剧《一个馒头的血案》放在一起,很容易发现一些共同点:创作者的心态很放松,娱人娱己;内容富有平民气息;对流行事物很敏感,信手拈来加以调侃和戏谑;对一些社会现象有着含蓄的讽刺。

  《英雄》、《十面埋伏》、《无极》(blog)这类“国产大片”搞得国产电影圈虚火上升,陷入了一个怪圈:名导演———大投资———平庸的影片———坏口碑———高票房。《石头》在口碑和票房上的成功,对投资人,电影人,和院线或许是一小贴清醒剂:无论是电影观念,故事,还是商业操作,存在着很多可能性,就像一位影评人说的:“就这样,一部部小成本商业片拍过来,扎扎实实,做一个大众的导演……这一点,多么难得。”导演新势力的出现,短时间里不会动摇名导们的江湖地位,但随着更多优秀“国产小片”出现,我们将更容易看出名导们光环下的脆弱。 来源:新闻晨报

 

 
责任编辑: 孙媛媛  来源: 综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