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靓影

谭晶

蔡淳佳

阳蕾
 当前位置:头条图片>>>凯拉·奈特利:最难表演的不是激情戏(图)
凯拉·奈特利:最难表演的不是激情戏(图)
http://www.youth.cn   2008-01-18 10:06:00 中青网

 重逢场面被凯拉·奈特利认为比激情戏更难演。

 

  凯拉·奈特利不仅在电影上取得了很大成功,在时尚方面也备受推崇。

  你可以说她的大热更加印证了英式女星青黄不接的事实,也可以说凯拉·奈特利在《赎罪》里不过就是一个花瓶,因为她在这部电影中除了不断展示美丽,以及给电影奉献了一场激情戏以外,似乎没有什么大作为,不过大多数人在看完之后回想起这部电影的时候,印象最深的恐怕还是她身着一袭绿裙的惊艳。两天前,在32分钟就匆匆结束的金球奖记者会上,《赎罪》以大热姿态赢得了最佳剧情片的荣誉,戏份不多的“女主角”凯拉·奈特利也极有可能继《傲慢与偏见》后再度入围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没什么能阻止她继续占据各大时尚和娱乐杂志的封面。

  表演 太多内心戏没法表达

  记者:你在《赎罪》里穿的那条绿裙子真漂亮,给人印象非常深刻。

  凯拉:我自己也很喜欢那条裙子。《赎罪》的造型师给我设计那条裙子的原意是为了突出这个人物敏感又容易受伤害的性格,所以用丝绸质地做了这条裙子。而且裙子的剪裁还必须配合电影书房里的那场激情戏,这样的话裙子才比较容易被扯破,而且发出的丝绸撕裂的声音很有感觉。

  记者:原来,在那场戏里,裙子真的是被扯破了。

  凯拉:唉,拍那场戏的时候,感觉真是不舒服。因为我是完全被吊在上面的,所以他们才做了那个书架,就是为了让我更方便被吊起来。虽然如此,那样的位置还是很耗费体力。

  记者:你对《赎罪》的原著有什么看法?

  凯拉:要知道,小说和电影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如果我被一本小说的情绪占据,那么我就很难把这种情绪带到我演的电影里去。我读这本小说的时候,并不知道它要被拍摄成电影,我当时觉得这个故事非常悲惨,感到很害怕。不过正因为这种“吓人的力量”,阅读小说的过程很过瘾,因此我也理解为什么人们说这部小说是一部“绝对不能影像化的小说”。因为它实在是包含了太多人物内心的独角戏。

  后来,真的去演这部戏里的塞西莉亚的时候,我又觉得其实正是因为这些内心独白,帮助我了解到塞西莉亚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她会遭到那个小女孩的讨厌和报复,为什么一开始她会被认为是举止不端,为什么她会在悲剧的边缘行走……所有的这些,从一个演员的角度来看,小说里的内心独白都是很好的帮助。

  话题 重逢比激情更困难

  记者:《赎罪》里有很多话题场景,比如说书房里的激情戏,你觉得哪个场景是对你最大的挑战?

  凯拉:其实挑战就是我做演员这份工作最大的收获。在拍《赎罪》的时候,那些激情戏什么的都不是问题,要说最大挑战的话,我觉得那场在“燕子茶馆”里,我和詹姆斯·麦卡沃伊(男主角饰演者)五年后再次相遇的情景是最难演的。怎么说呢?因为我之前太知道也太习惯现代电影处理“重逢”时会用的套路,不过就是两人抱在一起,然后接吻,搞得多耸人听闻似的。然而在处理这个场景的时候,我必须跳出这个套路,找到一种平衡,一种压抑和爆发两者之间的平衡。我必须去体会情感在内心里的反复激荡,然后把它演绎出来,我觉得要做到这个平衡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记者:那你跳入喷泉池那场戏呢?

  凯拉:池塘里真的是太冷了。所以光那场戏,我们就拍了两天。第一天的时候,他们把喷泉池里的水给加热了,所以都还好,可是第二天他们没有加热,我感觉水温是接近零度的!我认为是他们故意在使坏,就是要拍出我狼狈的样子来(笑)。

  记者:拍那场戏的时候是什么天气?

  凯拉:我们是在夏天拍的,但要知道那是英国的夏天。虽然你可以说天气还算暖和,但那是因为你没有不穿什么衣服跳进一个冰冷的池子。(笑)

  记者:和詹姆斯·麦卡沃伊合作感觉如何?

  凯拉:我只能说他是个太聪明的人,比如在学习口音方面,他很快就掌握了上世纪40年代的英伦腔,对于他一个苏格兰人来说,这实在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未来  不想去演现代戏

  记者:在电影里,你为什么老是在抽烟呢?

  凯拉:其实抽烟这个动作是故意设计的,就是为了营造一种上世纪40年代的效果。在接这部电影之前,我也曾观摩过许多那个年代的电影,发现女演员们总是在吸烟,我特别喜欢葛丽泰·嘉宝的范儿,贝蒂·戴维斯也很迷人。我承认我是在刻意模仿她们俩。

  记者:都看了哪些那个年代的电影呢?

  凯拉:看那个年代的电影真的对塑造我的这个角色很有帮助。印象最深的是《相见恨晚》(Brief Encounter),那里面Celia Johnson演的角色对我帮助很大,可以说我在《赎罪》里的表演就是根据这个角色“再创造”的。还有《与祖国同在》(InWhichWe Serve),这也是一部大卫·里恩导演的电影。看电影的时候,除了学习那个年代人们的特殊口音以外,还可以细细体会那时人们的情感。

  记者:你最喜欢的电影是什么?

  凯拉:我想应该是凯瑟琳·赫本演的《小妇人》吧,或者就是上世纪30年代拍的《乱世佳人》。新版的《小妇人》我也看过,但是他们怎么拍都无法重现凯瑟琳·赫本当时的魅力。

  记者:看来你对三四十年代的电影挺有研究?

  凯拉:没错,而且我也读过很多那时候关于电影的读物。我从小就痴迷于那个年代,经常幻想那时候的人是怎么生活的。而且那时候的电影不黄不暴力,大家都说着一口我最钟爱的口音。

  记者:演多了古装戏,那你想不想演一个现代戏?

  凯拉:我对我现在保持的形象很满意,暂时还没有演现代戏的打算。我觉得我更适合演一个古代的英国女人。

  记者:你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凯拉:现正拍两部电影,一部是和拉尔夫·费因斯及夏洛特·兰普林演的《公爵》(TheDuchess),另一部是《爱的边缘》(TheEdgeof Love),我母亲写的剧本。两部电影今年年底都会上映。

 

 

 

 
责任编辑: 程冉子  来源: 新京报
  相关新闻:
· 《爱的边缘》全球首映 奈特利米勒美艳抢镜(图)
· 强尼·戴普不舍船长帽 《海盗4》准备两套方案
· 强尼·戴普不舍船长帽 《海盗4》准备两套方案
· 凯拉·奈特利为过瘦发愁
· 过于骨感害怕走红地毯 凯拉·奈特利为瘦发愁
· 进口大片反攻二月银幕 《赎罪》血腥场面被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