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应“白字才女” 伊能静:谁说出书就不能写错字
 明星靓影

谭晶

蔡淳佳

阳蕾
 当前位置:娱乐快报>>>回应“白字才女” 伊能静:谁说出书就不能写错字
回应“白字才女” 伊能静:谁说出书就不能写错字
http://www.youth.cn   2007-01-24 14:22:00 中青网

时隔六年推出新歌加精选辑《PrincessA》,回应“白字才女”事件

  乐之路 薛岳教会我活着真好

  新京报:距离你的上一张唱片六年了,怎么会六年之后突然想发一个精选呢?

  伊能静:这六年我做了很多事情,出书、主持、戏剧等等。我跟音乐的关系蛮像恋爱的感觉,就是一开始认识这个人,他好棒,你爱他,爱得不得了,彼此探索,彼此适合。但过一段时间,开始觉得同时还有一些地方,是我没有办法表达的,随后就会进入一个疲倦期。我做了21张专辑,这是第22张。对不停做音乐的人来讲,什么样的音乐都尝试过,所以不期望作词、作曲的拿什么都给你唱,可能缺少了激情。后来我想离开一下,我就“移情别恋”了,比如说写作、出书,就“外遇”了一下,之后会觉得原来的人更好。当你跟一个爱的人分开过,再回来,那个感情会比原来的感觉更好。所以音乐跟我的关系,蛮像恋爱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会拖这么久才会再发片的原因吧。

  新京报:你16岁出道,到现在出了22张唱片。这张精选应该算是对过去的一个回顾整理吧?

  伊能静:没错,第一张专辑是我16岁开始做的,这些年,音乐都参与了我的成长、恋爱。我觉得刚好到了一个整理时刻。我其实是一个蛮独处的小孩,我从小在村落长大的,没有太多的玩具,身边也没有什么玩伴,爸爸妈妈也不在身边,我是养母带大的。我是比较能独处的,音乐就像我们偷偷恋爱一个人一样。这次在做《一千遍我爱你》的时候,一开始很想帮我的初恋写一些歌曲,我一直觉得我的初恋时间非常长,有将近五六年的时间,当时年纪很小,十六七岁,不是很成熟,所以在处理感情的时候,时间虽然长,但我觉得是不太愉快的回忆。

  新京报:你很长时间里被认定是偶像歌手。但我觉得你有些歌曲和专辑在当时的华语歌坛还挺前卫的,比如和薛岳和张雨生的合作。

  伊能静:做这张专辑的时候,我想到比较多的是曾经在我身边很多擦身而过的人。比如说《十九岁的最后一天》,这首歌是薛岳老师制作的,他在我生命里面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信乐团有一首歌《如果还有明天》,里面有他亲自唱的部分,这是薛岳老师过世前最后唱的一首歌曲,当时他已经骨瘦如柴了,他说生命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活得灿烂。

  因为他是唱摇滚的,相当于我们那个时代的崔健,他没有那么叛逆,他是地下乐团的老大哥,当时也有给庾澄庆很多机会。从地下到地上,他的精神大家都非常尊重。当时他帮我做这张专辑,我跟他聊我青春期的苦闷,妈妈不跟我讲话,唱歌很辛苦。他是一个非常乐观的人。他说那不如我写一首青春期的歌,于是有了这首《十九岁的最后一天》。这首歌其实并不是很快乐的。

  过了几年以后,有一次在香港碰到薛岳老师,他在通利琴行买琴,当时我跟庾澄庆是手牵手,薛岳老师当时非常的瘦,他说你们两个真的在一起呀。当时唱片公司不准我们公开,我们两个人的脸就红了。当时我们听说他肝脏有点问题,当时总监说你身体怎么样,薛岳老师说,我快死了,你不知道吗?我们两个吓一跳,而且我整个眼睛都红了,我跑到旁边的吉他行痛哭,但他仍然很乐观,他跟我们两个讲,所以你们要好好的,活着多好啊。现在我一遇到挫折、困难,就会想到薛老师跟我讲的,“你们要好好的,活着多好。”后来张雨生帮我制作了两张专辑,帮我制作了第一张专辑以后才做了张惠妹的,我是第一个要他做专辑的女生。我当时还说怎么会讨大家喜欢,雨生说你做好自己就好了。他们都有才华,都很虔诚,都爱着音乐。有这些音乐人陪伴着我,这张专辑与其说是精选,应该说还汇集了一段故事。

 

第  1  2  3  页
 
责任编辑: 孙媛媛  来源: 新京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