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靓影

谭晶

蔡淳佳

阳蕾
 当前位置:娱乐快报>>>压力死神 压垮韩星 韩国娱乐圈陷入惶恐 反思
压力死神 压垮韩星 韩国娱乐圈陷入惶恐 反思
http://www.youth.cn   2008-10-13 09:44:00 中青网

  崔真实自杀后,媒体曾担忧地指出,这股自杀风很可能会引起“连锁反应”。结果在一周之内,张彩苑、金智厚又先后走上不归路。再加上前两年的李恩宙、郑多彬、U-Nee,一连串的自杀事件让韩国娱乐圈陷入惶恐和反思:明星们到底怎么了?

  许多人认为,是谣言和网络暴力杀死了崔真实。然而纵观韩星自杀的原因,网络暴力在其中充当的仅仅是催化剂的作用,真正具有杀伤力的还是让明星们难以承受的巨大压力。在韩国娱乐圈的造星机制下,表面上光鲜靓丽的明星们其实并不能得到起码的尊重。经纪公司把那些渴望成为明星的少男少女像流水线上的产品一样进行统一的培训和包装,然后推向僧多粥少的市场。就像一水儿的王子灰姑娘模式的韩剧一样,韩国的明星本身并没有什么不可替代性。一个明星不红了,经纪公司马上可以推出一个接班人,这让许多韩国艺人都生活在“一天不曝光就可能过气”的重压下。同时,韩国艺人中有许多都是少年成名,十四五岁便踏足演艺圈;20年前,崔真实出道的时候也不过20岁。这些明星在心理发育尚未健全的年纪就要同时面对耀眼的闪光灯和巨大的竞争压力,再加上理解和沟通的缺失,其身心的负荷的确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而当韩国政府准备出台“崔真实法”来遏制网络暴力、媒体开始呼吁给明星多一些宽容的时候,美国《时代周刊》却一针见血地指出:“崔真实的死让我们看到了,在极端保守却有着先进发达科学技术的韩国社会中,女性遭遇的困难到底是什么。”在崔真实的个案中,婚姻失败、单亲妈妈的压力、忧郁症以及酒后冲动都是导致其死亡的元凶,而这些在价值观混乱但极爱面子的韩国社会里却又十分普遍。近几年韩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并没有带动意识形态的同步转变,女性在社会地位得不到重视的同时又要在男权压力下小心翼翼地恪守一些“行为准则”。据了解,在韩国社会,带着单身女性,尤其是离婚单身妈妈的头衔,几乎就属于“贱民阶层”。而即使在接二连三的悲剧发生后,韩国仍然“几乎没有一家媒体,谈及作为一位离婚的单身妈妈生活在保守的韩国社会所承受的痛苦”。

  事实上,近几年自杀人数增多在韩国早已是一个社会问题。有数据显示,在过去的26年里,韩国已经由一个自杀率最低的国家变成了自杀率最高的国家。1995年韩国每10万人中平均有11.8人自杀,而到了2005年,这个数字飙升到了26.1人,排名世界第一。在自杀人群中,除了因高知名度而广受关注的艺人明星外,普通民众的自杀更不容忽视。仅在崔真实死后的24小时内,便有两位妇女步其后尘。韩国精神病学家认为,“对普通人而言,如果他们认识的名人在遇到问题后自杀,他们会觉得自己更无法解决生活中遇到的问题,于是作出同样的(自杀)决定。”

  在邻国的悲剧令人唏嘘感慨的同时,内地娱乐圈相对广阔的市场和宽松的环境的确让我们的明星轻松不少。虽然近几年类似“艳照门”、“裸照”等事件屡屡占据娱乐头条,不少明星在镜头前声泪俱下,但至少没有酿成悲剧。在现有的生存环境下,韩国娱乐圈不妨借鉴一下中国明星过硬的心理素质以及相对轻松的娱乐氛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未尝不是娱乐圈的生存法则。(记者 王雯淼)

  各方声音

  极端剧情揭示韩女性压力

  陈飞 影视策划人/《韩流》作者

  韩国明星的频繁自杀事件有两点很重要的原因。第一,韩国演艺圈的生存压力大,很多人认为这是韩国本土发展空间有限的必然结果,但我认为更本质的原因是他们的明星机制有问题。类比一下香港,香港娱乐圈全盛时期,演艺圈的明星压力也很大,受经纪公司控制、本土发展空间小、名气和收入不对等,但那时候出现了很多演艺常青树、经典人物。而反观韩国,艺人生命力非常短暂,很少有红过三年以上的明星,过气非常快。韩国演艺公司对明星的封闭性保护抹杀了他们自身的个性,使得明星成了一件没生命力的商品。另外,韩国娱乐业的整体制作水平止步不前,他们对明星的使用始终是表面化、工业化的操作。比如《浪漫满屋》里一炮而红的RAIN,接下来再拍的几部作品就反响平平,观众发现他只有两种招牌表情,适合《浪漫满屋》的角色,但演不了别的类型角色。而他们的电视剧制作水平的停滞,也很难把明星推到一个新的高度。这就使得韩国演艺圈生产出了大量速食明星,没有不可替代性,一个过气了,迅速放弃,用同样的手段再包装下一个新人。第二,在自杀的明星中以女性居多,这说明女性压力更大。韩国是全亚洲女性整容最疯狂的国家,反过来分析,这也说明这个国家对女性要求苛刻。我们在韩剧里往往看到两个极端,非常写实的家庭生活剧里,女人遵从传统礼教,在家对丈夫俯首帖耳、唯命是从,社会地位很低;而在偶像剧里的女人又都是野蛮女友,大女子主义,到底哪种反映的是真实的情况呢?我认为偶像剧是生活的反折射。(记者 金力维)

  艺人该学会放宽心

  刘烨(演员)

  我刚刚从釜山电影节回来,在那里时正好赶上崔真实自杀的这件事。她的死确实对韩国演艺圈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很多韩国艺人都受到波及。影迷的反应也很强烈,加上媒体大篇幅的报道,现在韩国最大的新闻事件就是崔真实自杀。

  其实在我看来,作为艺人首先你要是个人,你也要吃也要喝,不要过分地走极端。而且我觉得演员和影迷应该多接触,如果一个艺人永远躲在自己的象牙塔里,不和影迷交流,虽然也有好处,让别人以为你很神秘,但是其实他自己的孤独和落寞也是别人体会不了的。

  所以我觉得作为艺人,首先要放宽心,多出去走走,多与人沟通沟通,不要老想着自己的那点事儿,越想越觉得是个大事,一时又解决不了,就容易走极端。多出去看看,旅旅游,让自己的心胸变得宽广些,视野开了有时就会觉得我自己的那点事真的不算是个事儿了。(刘畅)

  艺人自杀是社会问题

  孙菲菲(中韩合拍剧《北京我的爱》主演)

  我感觉影视业在韩国几乎可以算是支柱产业了,国家对其投入很多,产出也多,百姓对影视的关注也多,在大街上随便找个大妈都能说出几个演员的名字,所以关注度越多,艺人的压力就越大,而除了来自观众的压力,经纪公司和社会的压力也不容小看。

  我在拍《北京我的爱》的时候有很深的感受,韩国艺人确实比国内的艺人压力大。韩国的经纪公司对艺人的管理很严格,而且无论多大牌的艺人做决定都要经过经纪公司,相比而言国内艺人的生存环境就要自由得多。而且韩国公司的管理可能是方方面面的,比如他会问你多长时间做一次美容,多久做一个头发,他会给你找美容师,还会给你找服装设计师。韩国经纪公司和艺人是按酬劳分配,有的酬劳分配比例是演员拿3成,公司拿7成,这种情况也可能是造成韩国艺人压力大的原因。

  其实我们生活在这个社会上,人人都会承受压力,无论在哪儿竞争都很激烈,像每年考进电影学院和中戏的人那么多,最后出来的能有多少?我觉得艺人自杀不光是娱乐圈的事,它是一个社会问题,舆论很重要,其实很多压力是社会给予的,我在韩国拍戏的时候就老听化妆师抱怨,物价又涨了——韩国物价的飞涨已经和市民工资的涨幅比例不协调了,这些都是压力。

  我觉得崔真实是我们大家都熟悉的演员,她从一夜成名到走向实力派,一路走来都很坚强,她肯定不会被一件事情就打倒,一定还有其他的事情只是我们不知道罢了。(刘畅)

  期待“崔真实法”变成现实

  战蓝(韩剧粉丝)

  算算我看韩剧也有10年了吧,开始我真的会为剧情感动,流眼泪是经常的,《蓝色生死恋》我哭了不知道多少回。所以知道崔真实死我真的不能接受,我身边小圈子里的几个好朋友最近也在说,是网络害死了崔真实。我觉得现在的“粉丝”(Fans,英文歌迷的意思)已经越来越成熟了,我们知道剧里童话般的故事和现实生活是不一样的,我们对偶像的喜爱好像也没有以前那么追求完美了,原来觉得谁谁结婚了,那是对我们天大的损失,现在呢,结婚离婚都很正常了,粉丝也变得宽容。韩国明星接连自杀,我觉得是网络和不良舆论害死了他们。想想如果一个明星,不上网、不看电视,每天只工作,然后就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那是一件可悲的事情,但是一旦他们接触到电视,一上网,看到的都是关于自己的负面新闻,都是网友恶意的评论,那不管他是明星还是普通人,都得崩溃。

  现在说要立“崔真实”法、整顿网络,我觉得这真的是一个好办法,我特别期待看到这个法律能实现,希望明星不用再受流言的伤害。(刘畅)

 
责任编辑: 程冉子  来源: 北京晚报
  相关新闻:
· 压力死神 压垮韩星 韩国娱乐圈陷入惶恐 反思
· [中国青年报]崔真实之死也许无关网络暴力
· 崔真实 单身妈妈冷暖谁人知
· 崔真实之死也许无关网络暴力
· 崔真实自杀原因调查结束 警方毫无实际性进展
· 崔真实案调查被迫告终 两子女仍不知妈妈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