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蕾访谈实录

http://www.youth.cn   2007-07-08 18:39:00 中青网

 

76日下午三点,超级女生阳蕾携新剧《那小子真帅》做客中青娱乐网。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来到中青网嘉宾聊天室。今天来到我们的现场是阳蕾,欢迎你。

   

    阳蕾:主持人好,还有所有在网络屏幕前收看这期节目的网友朋友们,你们好。

   

    主持人:咱们的网友可以通过留言板的方式在线给阳蕾提出一些问题,和你们所想了解的东西。今天的访谈是关于80后的内容,我想问一个问题,你当时参加比赛的时候是老师,作为老师怎么会想到参加这样的比赛?

   

    阳蕾:不管你是老师还是学生,或者在工作岗位工作的员工,其实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其实很多东西不是光靠你的大脑去凭空想象的。我觉得哪怕今天只做一点点,明天做一点点,积少成多总是有回报的。

   

    主持人:自己以前抱有这样的梦想吗?

   

    阳蕾:其实自己很喜欢,就觉得应该尝试一下。

   

    主持人:大学学的是什么?

   

    阳蕾:学的音乐教育。我三岁的时候很小,我们主要的原料或者家用的东西来源于煤炭,那个时候就会用柴火发火,我妈妈说我三岁的时候就会拿柴火当麦,就在那边唱。

   

    主持人:现在还记得吗?

   

    阳蕾:记得,其实我小的时候很多的东西都记得。包括剃光头等等。

   

    主持人:小时候比较活泼。

   

    阳蕾:比较调皮。

   

    主持人:大了一点之后学音乐吗?

   

    阳蕾:大概8岁开始学体育。

   

    主持人:阳蕾很可爱的形象,学体育有点不太现实吧?

   

    阳蕾:大概是12岁的时候,我妈妈强烈要求我学音乐,她自己是教音乐和美术的老师,她觉得我从小到大也不穿裙子,到高中、大学都不穿高跟鞋,然后妈妈蛮苦恼的,她不希望我这样一直下去。

   

    主持人:妈妈是传统的观念。

   

    阳蕾:她是比较女性一点的,后来自己也蛮喜欢音乐的就学,一直到大学学音乐教育,出来当老师。不过我的体育课还不错,包括这次进剧组拍摄,男一号在后面追,有一场戏用到近景和远景,远景会拍到你,他就追我,追到最后他说阳蕾你等等我,别跑那么快。

   

    主持人:拍戏的基础是小时候打出来的,后来学音乐开始当老师。当老师当了多长时间?

   

    阳蕾:当了一年。

   

    主持人:这一年有什么感受?

   

    阳蕾:这一年非常开心跟孩子们在一起,而且小孩内心的童真是让你会去关心他们,爱他们,而且我觉得当老师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是你一定爱非常喜欢小孩,非常爱小孩,你就会觉得跟他们在一起很开心。如果你没有那种心境,或者觉得小孩很调皮,你就会很烦,那种工作也会很枯燥。

   

    主持人:当时有多少学生?

   

    阳蕾:我们学校有1000多学生,大大小小的合唱和舞蹈都是我负责,我有一个师傅,合唱跟他一起。我们有一个夏老师,她是负责舞蹈的。

   

    主持人:非常能干。

   

    阳蕾:这一年时间非常感谢学校给我机会,不管演讲、我的比赛、学生的比赛。虽然蛮累的,但是我觉得很充实,而且你自己要去学东西。其实我觉得不仅仅是我教小孩,更多他们也要教我东西。

   

    主持人:你能从他们身上学到什么?

   

    阳蕾:方法。你教学要有方法,要明白在哪种教学方式下孩子更容易吸收,更快乐,而且无条件的接受一些东西最好。所以我们上音乐课的时候,校长经常在我们的门口看我。他会觉得我想一个大孩子一样,不仅音乐知识会有,但是更多的和孩子会互动。他觉得老师也那样,我为什么也呆坐着,他也动起来了。

   

    主持人:我们印象当中老师都是非常威严、严肃的,一定要用教育的姿态教育孩子。但是你用平和的姿态和学生打成一片,成为孩子王。

   

    阳蕾:反正校长说您再穿小一点的衣服,可以站到六年级后面去。

   

    主持人:这一年过的很开心,和同学们有联系吗?

   

    阳蕾:我的家还有学生给我写的小纸条,“虽然老师没有在我身边,希望老师越来越好。”

   

    主持人:你觉得孩子是什么感受?

   

    阳蕾:第一老师走到今天不容易,第二觉得自豪,第三可能有崇拜的感觉。我会觉得这是好的,最关键还是要看老师给他们什么。

    

    主持人:你在这个过程当中能给他什么?

   

    阳蕾: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师,我回到学校的时候孩子也很疯狂。我觉得拍照什么都可以,只要我觉得在很安全的情况下。

   

    主持人:你记得上次回学校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阳蕾:差一点出不了校门。其实有一个好消息,我当时在比赛的过程当中,我们学校申请市级的艺术小学。申请成功以后换校区了,我之前的老校区,我教的是小学,旁边有中学,那次回到以后,旁边中学学生跑到我们学校来,全部拿着书“阳老师、阳老师”,全部被书盖着。但是你会发现你要离开学校的那种感觉,你上车他们都在后面跟着你,有些人哭,我觉得我挺舍不得。其实你说的要一一满足不大可能,但是唯一能做得就是自己做得更好,让他们感觉更自豪。有时候我们校长也会拿我做他们的目标。

   

    主持人:其实这是正面的影响。

   

    阳蕾:包括我们学校合唱队,我在比赛之前成都电视台去拍的,主持人问你们喜欢阳老师吗?他们一起说喜欢。主持人问你们怎么说的这么齐啊。他们说她是我们的老师,我们是合唱队的。

   

    主持人:当时看到的时候一定非常自豪。

   

    阳蕾:我哭死了。

   

    主持人:像这些孩子在你的榜样的形象下成长,对他们将来有什么帮助?

   

    阳蕾:其实就是要让他们明白,每个孩子不管在山区、城市,或者一般的城乡,你要有自己的理想,而且要一步一步去实现它。任何成功都没有捷径,包括超女过程中我非常感谢他们,我从来没有参加过这样的比赛,只是以前参加演讲的比赛,或者老师教育的比赛,而且不会有电视转播。包括我在成都比赛的时候,我都不敢看评委老师,我不敢说话。后来有时觉得特别敏感,顺子老师稍微把话说重一点我觉得自己那么差。后来顺子老师鼓励我,我觉得蛮感动的。最好的是那个舞台给了我很多的东西,是我学习的东西,不仅仅是是我的展现。我觉得其实我是在一步一步的往上走,然后在学习。其实所谓的捷径是没有的,但是我在一步一步的累计当中,我尝到了甜头。

   

    主持人:这个过程当中,每个人的想法和目的不一样。你当时参加比赛的时候自己有一些想法?

   

    阳蕾:第一,我自己想去。第二,我那边的朋友想去,使劲拽着我去。

   

    主持人:当时你们俩到那边之后,她走了多远?

   

    阳蕾:海选。

   

    主持人:反而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阳蕾:其实我挺感谢她的,我们一直联系,包括我自己往前走的时候,她也会让周边的同学来支持我。蛮感谢她的。

   

    主持人:其实从去年的比赛之后到现在,大家印象非常深刻的是你在台上非常可爱的形象。而我的印象当中去年是这个样子,但是到了今年参加一些节目之后,反而形象上有大的改变。有时候上节目和比赛的时候形象改变很大,你觉得这方面为什么会做这样的调整?

   

    阳蕾:其实更多生活当中的我,我应该享受生活。我觉得工作和生活是要分开的,可能大家看到银幕上、舞台、演唱会甚至电视剧上的我肯定不一样,因为我要塑造一个人物,我是一个舞台的表演者,我的歌和舞蹈要给大家什么样的感觉,我觉得这是道具师、化妆师做得,让我更贴近舞台。那个没有冲突,而且在生活当中我过得很好。我的生活跟之前完全没有区别。

   

    主持人:塑造工作中的形象,平时还是一样的。

   

    阳蕾:我该做饭做饭,该DIYDIY

   

    主持人:刚才我们在和阳蕾聊的时候就谈到平时在家怎么生活。她说在家做做饭,每天都自己做饭。

   

    阳蕾:还有煲汤。

   

    主持人:我在博客上看到过。跟我们谈谈怎么做?

   

    阳蕾:我从9岁就会搭着板凳炒蛋炒饭。因为爷爷奶奶觉得外面的东西不卫生,8岁开始和爷爷奶奶一起住。奶奶就会说,我和爷爷早上锻炼,你自己要学着怎么样。虽然开始油会倒很多,蛋会多煎,但是慢慢就好了。后来自己看到什么东西,琢磨琢磨自己就会做了。

   

    主持人:可能是因为从小受到这些经历。

   

    阳蕾:川菜大家比较喜欢,所以有时候到我家,我给他们做火锅。

   

    主持人:做火锅?

   

    阳蕾:你肯定没有看过博客的后面。

   

    主持人:我看了,是不是在电饭煲里面。其实火锅做起来很困难。

   

    阳蕾:就是自己要熬料,除了在超市买料以外,那个味道不好。

   

    主持人:而且北京很难找到好的材料。

   

    阳蕾:我在剧组的时候,香肠和腊肉,那个盘子很大,炒了三大盘,还做了一锅汤。等我做完出来的时候就没有了,就只剩几根菜。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三大盘是多少人吃?

   

    阳蕾:蛮多的。

   

    主持人:一个是川菜,再一个是阳蕾做得。

   

    阳蕾:跟大家吃饭很开心,人一旦开心食欲就会大增。

   

    主持人:自己做菜,最拿手的是什么?

   

    阳蕾:我觉得都挺拿手的。

   

    主持人:太厉害了。

   

    阳蕾:其实还好,像上次参加一个宣传活动的时候,我觉得蛮高兴的。因为终于让我的歌迷尝到我做得寿司了,我心里挺高兴。还有媒体朋友说好吃,我心里也挺踏实的。

   

    主持人:除了寿司还有什么?

   

    阳蕾:我觉得日本料理蛮好做得。它的食品很健康,还有像韩国人吃的食品也是很健康的。他们吃的都是蔬菜、沙拉、紫菜、海苔,而且没有什么油。油脂含量太高都不好,其实你会觉得他们生活蛮健康的。

   

    主持人:咱们的网友说了,说阳老师,给我们介绍超好吃的川菜。

   

    阳蕾:如果是男孩一定要吃回锅肉,我还会蒸烧白、粉蒸肉。

   

    主持人:烧白就是梅菜扣肉。

   

    阳蕾:梅菜扣肉没有烧白好吃。

   

    主持人:为什么呢?有什么区别呢?

   

    阳蕾:我们那边是用青菜头,上面有青菜叶,风干以后腌制、晒干,做出来之后很香很香。

   

    主持人:女孩子呢?

   

    阳蕾:我建议猪肉少吃,一定要吃鱼。我们在重庆靠在江边,那些鱼都是麻辣或者泡椒的味道。

   

    主持人:我听说养生有个说法,就是有两条腿不吃四条腿的,有没腿的不吃两条腿的。就比如牛羊肉,当有鸡、鸭的时候就不吃牛羊肉,有鱼的时候就不吃鸡鸭。

   

    阳蕾:因为像牛羊肉是红色的,但是鸡鸭是白色的肉质,白色的肉质营养比较足够,不会容易发胖。其实吃鸡鸭可以,不要吃皮就可以了。

   

    主持人:咱们很多朋友就喜欢吃皮怎么办?

   

    阳蕾:我劝你们吃猪脚或者吃鸡脚。

   

    主持人:美容吗?

   

    阳蕾:因为它含有胶质,胶原蛋白特别丰富。对皮肤、身体都会有好处,但是千万吃鸡的时候不能吃的翅膀。

   

    主持人:为什么呀?

   

    阳蕾:鸡的翅膀是有毒素的,它所有的毒素都是在鸡尖的,而且那个地方是最油的。记住!

   

    主持人:一个是有毒素,一个是长胖,面对这个一定要往后退,不要为了美食不要命了。平时在家里现在做得最多的菜是什么?

   

    阳蕾:我吃的都是川菜。

   

    主持人:一般做什么?而且你要扩充一点,北京这边比较干燥。

   

    阳蕾:还是这么吃,但是也会多做一些汤。这种天气要多喝汤,多吃水果。煲汤来说鸡汤就算了,太肥了。一般是大骨汤,或者向我在博客里给大家推荐的牛尾汤,因为维生素丰富,炖出来不油腻。大骨汤对你的钙质、人体骨骼有帮助,而且炖的时候一定要加点醋,而且要拿胡萝卜和黄豆炖。

   

    主持人:这是什么原因?

   

    阳蕾:长高的秘方。我弟弟从很小就开始吃,你炖一大锅放在冰箱里,当你要做其他菜的时候把汤舀出来,然后放点料。

   

    主持人:这个对长高有帮助,这是很好的方法。你刚才说到做菜,你肯定有自己的一套私房菜。

   

    阳蕾:其实很多都是从我奶奶那里传过来的。因为我奶奶是很传统的女性,她在家特别持家,我可以说过年、过节,她一个人在家就可以把所有的菜或者小吃、粽子、汤圆等等弄一桌,一家人吃特别丰富,而且会觉得现在都吃不到那个味道了。现在我们大多数都是买,但是我从小包粽子是跟奶奶学的,蒸扣肉或者加沙肉,加沙肉吃过吗?加黄豆面等等,用自己搅拌的东西弄好,放一点点馅,外面的肉切的薄薄的。结婚适合吃,那道菜也是传承下来的。

   

    主持人:你刚才说咱们过去很难吃到这个味道了。80年代伴着改革开放的不断变化过来的,我想听听你对于80年代的孩子要么上大学、要么上高中的孩子们,你觉得他们的个性和他们的成长有什么关系?

   

    阳蕾:就大多数来说跟我差不多,80后。

   

    主持人:都这么开朗吗?

   

    阳蕾:我觉得我们这一代很幸运,从改革开放到高科技,慢慢走上过上很好的生活,我们很幸运。因为之前所谓的大家靠集体生活的那种也有,后来到自己自足的生活也是慢慢经历过来的。其实我觉得很好。

   

    主持人:当时在上学的时候有恶没有想过将来要做什么?

   

    阳蕾:不是三岁就拿着柴火唱吗?

   

    主持人:但是那是小时候。

   

    阳蕾:其实我小时候有两样,我想做医生和老师。医生一直都想做,因为看见别人生病我就会觉得很痛苦。其实一直到现在,看见家里的老人生病时,我会觉得自己很渺小。包括去年过年我回家一趟,我外婆那会儿动手术,反正我觉得自己挺渺小的。所以我妹妹这一次高考毕业听我们全家的劝终于报了医学院。

   

    主持人:其实我觉得小时候听说家里是学医的,感觉看病不用花钱了。

   

    阳蕾:其实这个倒不是,你这种思想不对呀。不过其实说实话,家里有个医生会蛮实惠的。

   

    主持人:其实更多的是家里人的保健。

   

    阳蕾:其实我除了做菜,我觉得现在的网络非常好。因为像我们80年代后,慢慢就有电脑等东西供你开拓视野,哪怕没有到过这个城市,不知晓这样文化,你可以通过网上学习。所以我现在喜欢在网上看电子书。

   

    主持人:你喜欢看什么书?

   

    阳蕾:保健食疗,中国有一个比较大的网“中国食疗网”,还有我比较喜欢刘墉先生的书。

   

    主持人:在平时看书的过程中,也能学到生活当中的东西,也能学到很多的道理。这个当中你有没有想过,去年当老师的时候,有没有把这些东西给孩子们进行交流?

   

    阳蕾:有。其实我觉得更多的是很多东西需要你实际操作,跟当老师一样。像我之前说的,我不仅仅是是老师,他们是学生。其实从他们的身上我学到了很多的东西,不管是教学的方法,或者在这堂课里面我觉得怎样揣摩,从他们的实际当中反馈的信息我又去学习,再释放到他们当中去。

   

    主持人:就是咱们所说的实践到理论。

    

    阳蕾:其实我觉得没有绝对的东西,绝对的东西可以改变,相对的东西不可以改变。

   

    主持人:其实我觉得你特别自信。

   

    阳蕾:还好。

   

    主持人:自信是从小就有这种自信,还是因为在生活、学习当中积累出来的?

   

    阳蕾:我觉得更多的是积累出来的。很多东西不是你天生与生俱来,或者父母给你的,父母给你说你怎么怎么样,你很棒。其实我觉得自己应该去实践、去体验,从你的行业、学科当中得到一些东西,你才会觉得自己丰富起来。

   

    主持人:其实我有这种感觉,因为我的身边可能也有兄弟姐妹,或者周围的朋友的弟弟妹妹,这个时候他们在成长过程当中,有很多孩子不是特别自信。你觉得像他们应该怎么样找回自信的感觉?培养自己慢慢自信起来?

   

    阳蕾:这个问题蛮好的。像我弟弟读高中,男孩一般在这个时候也没懂事,而且这个时候多多少少有一点厌学,其实他不是讨厌学习,他是觉得看见自己的学习没有成效,自己的进步不大,蛮丧失自己的信心。我们离的这么遥远,我每天要他写日记给我,三排也可以,两排也可以,告诉我今天你干什么。其实生活当中需要很多人陪伴你一起成长,所以我不希望弟弟那么孤单。

   

    主持人:就是要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式释放他。

   

    阳蕾:对,还有家人对成长当中的孩子非常的重要。说到这儿我也想发表自己的观点,像我们这一代的人,有的工作了,有的还在读大学、读研究生,还有的已经早在工作岗位,像我的朋友有的已经当妈妈了。我真的很想说,我觉得我在学校深受喜欢不仅仅是我当了老师学到了什么,我觉得我们下面一代的孩子,我觉得他们让我感想很多。

    我们那边是煤矿,其实像矿产都是有限资源,而不是无限利用的。所以大家除了要为自己营造一个好的生态环境以外,包括像我们也会为人父母,真的要好好考虑一下你要给你的孩子什么。

   

    主持人:就是你在孩子到来的时候要做好准备,给他一个好的环境。

   

    阳蕾:其实你说家庭环境好不好,这个是次要。你有没有那个能力给你的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

   

    主持人:不光是物质上的,更多的是心灵上的。

   

    阳蕾:而且我自己一步一步走过来,所以我觉得其实孩子在精神上会比在物质上希望得到的更多。关注他也希望得到的更多,老师对他的一点点鼓励,或者父母对他的肯定,这是比物质还要重要的,也是孩子自信的来源。

   

    主持人:我以前听到过这样一句话,也许老师的一句话可能对孩子的影响不光是一段时间,可能是十年、二十年。如果老师给孩子鼓励,可能孩子觉得老师给了我一个体现价值的机会,肯定了我的价值,这个时候可以达到他心里上的很好的方向。比如对孩子说了一句什么话,孩子可能很长时间就不能振作起来。

   

    阳蕾:所以现在在初中有心理学这一课。老师私底下和孩子的交流其实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刚才说到孩子,我就想到有关孩子的事情。咱们所说的慈善事业,很多都是跟贫困山区或者一些需要帮助的人们在一起,我不知道在这段时间,你有没有参加过一些相关的慈善活动?

   

    阳蕾:会有一些,大大小小的,我们有一些义演活动,希望多筹建善款给他们。因为拍了电视剧,在剧组我们的导演是台湾老师,他会跟我说,他们不仅仅是参加慈善公益活动,他们把自己挣到一些钱,在自己能力范围以内的,集合很多的艺人和演员,大家筹建善款送到地方山区修学校,其实他们有修很多的希望小学。其实我当时听了他的话蛮感动,也蛮震撼,我觉得我现在做任何事情都是蛮有希望的。

   

    主持人:有没有想过参加这样的活动?

   

    阳蕾:这是肯定的。在不久的将来,在我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我能帮助更多的人,那就更好了。

   

    主持人:如果给你一个机会,你最想帮助哪个方面?

   

    阳蕾:我觉得还是学生吧。我觉得成年人你有自己的头脑,你有劳动力了,这个是次要的。更多的要从小孩子抓起。其实教育一直都是大家比较提倡的话题,而且是永恒的。

   

    主持人:现在有网友在提问。提到有关于你最近拍的电视剧《那小子真帅》。这部片子拍了多长时间?

   

    阳蕾:拍了三个月。

   

    主持人:这个片子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拍片吧?

   

    阳蕾:对。

   

    主持人:之前有没有过类似的?

   

    阳蕾:我连大型的都没有去过。

   

    主持人:你没有专业的培训基础,参加这样的表演肯定有困难。

   

    阳蕾:去的前三天让我很郁闷,但我这个人典型的越挫越勇,当我面对困难的时候我会从自己身上思考问题在哪儿,先看是不是自己的问题。

   

    主持人:咱们经常说很多事情出了之后,先要考虑自己的因素,是不是自己哪方面没做好,哪方面欠缺?

   

    阳蕾:再考虑客观的问题,让大家帮助你。

   

    主持人:在这个基础上慢慢改进?

   

    阳蕾:对,第四天慢慢好起来。当我到一个月的时候,大家觉得我的变化蛮大的?

   

    主持人:变化出现在什么地方?

   

    阳蕾:觉得讲话很自然,像朋友与朋友之间在交流。我会觉得戏出来的很自然,包括说话。可能大家没有发现一个毛病,当你不自然的时候可能会这样,你可能会觉得很不自然,但是这就体现了你的紧张。开始我去的前三天就会这样。而且很多在现实生活中我拿了就完了,但是在镜头里你这样根本看不到你拿的什么,你一定要慢慢拿起来,告诉大家是什么东西,其实就是这样的。很多东西是从不会到会的,只要你尝试愿意做。你愿意做了,才会有改变,哪怕是一点点,都会积少成多。不做,自己都会得不到。

   

    主持人:这部片子是韩国的剧本,这个剧本你看过吗?是电影还是书?

   

    阳蕾:看过,电影和书都看过。

   

    主持人:你是怎么看待这个角色的?

   

    阳蕾:剧本是后来才拿到的,剧本改了4次。最搞笑的时候我和妈妈在家看原著,因为很多东西是可以通过大脑想象。因为很多导演老师也会跟我说,在镜头你是表现不出来的,其实看书也是看过瘾的。后来到剧组看到以后,我们的剧本跟影本不一样,而且有很多的出入。不过我觉得自己蛮搞笑的,到剪辑或配音,我在里面牵了一条线,带出了我的好伙伴,带出了我的男女朋友。所以我看到那些画面的时候我哭了。

   

    主持人:之前有没有想到有这样的效果?

   

    阳蕾:我之前经常跟妈妈说,我妈妈非常期待。她说我看到自己女儿演习,既期待又觉得奇怪的感觉。

   

    主持人:在拍戏的过程中,学到很多东西。一方面是自己调整心态,一方面为了演习去体会角色,去调整自己。在拍戏的过程当中,一定认识了很多的好朋友,和帮助你的人。

   

    阳蕾:是。其实真的很感谢剧组里面大大小小、上上下下的工作人员包括演员。我觉得他们之前都有过经历,他们都是前辈。所以在生活当中的点点滴滴,他们都渗透出了很多东西,很专业。我觉得我应该向他们学习。所以每一次在现场拍戏的时候,我都会很注意,不管这场戏有没有我,我都仔细看他们怎么演。导演老师知道我很想学,导演老师会说“丫头,过来。”然后一起看监视器,他就会跟我说怎么怎么样。你会发现原来通过镜头看出来是这样的,你就会在私底下想想你拍戏在镜头前大概是什么样子的,慢慢去揣摩,就会越来越好。大家也会根据你慢慢丰富起来、专业起来,会越来越顺,所以后面的进度蛮快的。

   

    主持人:在这个过程当中,这部片子的主题曲是你唱的吗?

   

    阳蕾:现在还没定呢。

   

    主持人:我们的网友提问了,想听你唱歌。怎么办?

   

    阳蕾:想听我唱什么歌?

   

    主持人:之前有网友提出说唱《康定情歌》,也有说唱去年的单曲《学会》。

   

    阳蕾:这首歌其实蛮有意义的。在我自己从比赛到现在,我觉得其实真的是一步一步学会一些东西,丰富起来、成长起来。那我就唱《学会》吧。

   

    (现场演唱)

   

    主持人:非常感谢。这首歌当时唱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

   

    阳蕾:很急。

   

    主持人:很急?

   

    阳蕾:因为在成都比赛,十强一出来就赶快录十个人的单曲,你说急不急。同时还要靠制作人、录音师帮助你在棚里放松。因为我以前没有进过棚,挺紧张的。

   

    主持人:但是你学音乐出身的,应该不惧怕这些吧?

   

    阳蕾:不怕,但是在棚里录音也会有技巧的。就像你平时学唱歌,也会有发声技巧,麦的近距离、远距离,或者怎么怎么样。所以还是要慢慢去跟老师学习。当你近距离觉得不好的时候,他跟你说的时候,你才知道原来这种以后自己要注意怎么唱。其实各个方面都会学到东西。

   

    主持人:当时唱的时候是有内而外的感觉,是用什么心境来唱的?

   

    阳蕾:其实我觉得80这一代很多时候是一个人,大多数都是处于单身或者是研究生还在学习。其实我觉得不管是学习还是在工作,我们面对的环境是陌生的,蛮孤单的。我这首歌也蛮适合自己,有时候我自己哼唱的时候也好象是给我自己唱。你自己要学会释放,学会生活,学会快乐。

   

    主持人:在这个过程当中自己学会成长,去成熟,一步一步地走向成功。在这个过程当中,你做到了吗?

   

    阳蕾:我觉得我做到了,而且我觉得我比以前还要坚强。

   

    主持人:非常自信。

   

    阳蕾:还好,还好。

   

    主持人:咱们回过头再来谈关于拍戏的过程。拍完戏之后,你回过头再想,拍戏过程中最大的收获是什么?仅仅是对你的影响。

   

    阳蕾:让我更珍惜身边的亲情、友情,让我觉得我的感性又被挖掘出来了,被以前还要多。但是并不是说不好的,我觉得让我活的更真实,让我在我的歌曲里,在我以后的作品里添加了很多自然和真情实感在里面。包括我觉得现在我唱歌,我很在乎自己内心的感受,我很在乎这首歌给我的情绪。其实我觉得情感这一块给我蛮大的冲击。

   

    主持人:是不是因为在当时拍戏当中发生小意外有关系?

   

    阳蕾:其实挺多的,那只是偶尔的一次。有一次,男主角和他的伙伴在里面,他们在校园的时候是比较青涩、捣蛋,所谓的追杀我就是觉得我得罪了他们,他们觉得怎么怎么样。那一场戏一定要我逃的很自然,感觉好象不知道他在路口等着我,然后我撞到他,又撞到他朋友身上。光是那一场,我就跑了30几趟。而且是在一个小山坡上,学校校园的林间小道,就在那个小山坡上跑了30几趟。跑到最后我不是特别累,也不是喘,是直接扑到边上,没有扑到男主角的身上。

   

    主持人:当时特别累了,是跟没有拍过戏有关系吗?

   

    阳蕾:其实我体力蛮好的了。因为在里面自己的身体到后来拍完,一直状态都调整的蛮好的。还是很感谢自己强身健体,这个很重要。

   

    主持人:有没有受到启发,现在开始去健身房了?

   

    阳蕾:我一直都有去健身房,或者练瑜珈,瑜珈是修身养性。瑜珈如果自己心境不静下来,很多动作做不到,其实这跟一个人的心境很重要。体育锻炼主要是把自己的皮肤弹性收紧,我很在意这些。

   

    主持人:网友在说,《那小子真帅》什么时候可以上映?

   

    阳蕾:我们的后期基本上OK了,现在把很多漂亮的画面配一些音乐,然后我们会送到出版社检查,要审批。大概在1112月的时候吧。

   

    主持人:很多网友在说,蕾蕾什么时候到广州来呀?

   

    阳蕾:我可喜欢广州了,好吃的、好玩的,还有女孩子喜欢买的小玩意可多了,还有我特别喜欢吃水果,广州的水果特别新鲜。

   

    主持人:还有一个地方你也非常向往。

   

    阳蕾:向往西藏。

   

    主持人:西藏在我们心目当中一直是很神圣的地方,也是很纯净的地方。刚才我们在聊天的时候,阳蕾告诉我说她去西藏的时候一定不会坐火车和飞机,要自己开车上去。为什么?

   

    阳蕾:坐飞机首先身体适应不了,一下飞机就会有高原反映,很难受。坐火车是沿途有一些风光,但是当你想要去细细体会的时候,肯定不行。我觉得一定要自己开车去,然后沿途有很多的风光,虽然不是旅游景点,但是我相信一定很美。或者去藏民家,给他们做做川菜,我也很乐意。

   

    主持人:我们以后就可以在西藏看到蕾蕾川菜馆。现在在外面生活适应吗?

   

    阳蕾:很适应。因为在家里我会打扫的干干净净,布置的很温馨。他们知道我是一个注意生活健康的人,不能太胖。还有穿方面,我觉得也OK,所以在这方面我不会考虑的太多。往往我考虑比较多的还是家庭。家里人的生活,或者我在北京的家,我会舍得花很多很多钱给家里置东西。

   

    主持人:在北京的家和在重庆的家有什么区别?

   

    阳蕾:在重庆的家回去就可以不停的讲,跟妈妈唠叨。

   

    主持人:在北京呢?

   

    阳蕾:在北京回家就看电视。

   

    主持人:那你过的太孤单了。

   

    阳蕾:现在还好,很多人不会做饭,喜欢到我家里蹭饭,蛮热闹的。

   

    主持人:你指的她们是指什么?

   

    阳蕾:超女啊,许飞最可爱,如果做寿司,正餐吃不完的时候,我家是实木地板,她喜欢盘着腿弹吉他吗,然后两个人对弹,边弹边吃,等她吃完以后走人。其实我觉得很好,有时候几个人在一起聊聊天,想休息就坐会儿,很舒服。

   

    主持人:这个过程当中大家不断的沟通。现在大家都很忙,怎么联系?

   

    阳蕾:有时候电话联系,有时候也能碰见。我们住的地方也不远。

   

    主持人:在这个当中,大家有时间就聚餐。喜欢在家吃吗?

   

    阳蕾:我觉得比较喜欢在家吃。

   

    主持人:那是你的想法。

   

    阳蕾:在外面他们基本上喜欢吃川菜,许飞喜欢吃火锅之类的东西。

   

    主持人:许飞是西安赛区出来的吗?

   

    阳蕾:她不是,她是长沙。但是她在东北那边的生活,我第一次跟许飞在哈尔滨吃涮羊肉的时候,许飞就说,你知道吗,到哈尔滨来一定要吃这个,还有一定要喝哈尔啤。其实我不会喝酒,然后我就说,哈尔啤有什么不同吗?我尝了一点点,味道有点涩涩的。就是跟一般的还是不一样,可能就是那种味道很独特,还有瓶子要大一些。然后跟她在一起觉得挺好玩的,她还说她会滑雪,她说有时候让我去他们家,她带我去滑雪。

   

    主持人:现在我看到你主要是在拍戏,有时候还客串主持人,现在怎么往这方面发展?

   

    阳蕾:明天我采访呢怎么样?

   

    主持人:没有问题。

   

    阳蕾:没有,其实一直以来自己很喜欢。因为我感触蛮多的,在成都赛区的时候,尤其我们公司有一个节目是《超级家族》,那个时候是《超级家族》的人采访我,说蕾蕾怎么怎么样,爸爸妈妈有没有看你?我就会说是、哦,也不知道镜头是什么,更不知道怎么去说,怎么跟主持人交流。那是我的雏形。到现在为止,我就成了一个拿着话筒,最近你怎么怎么样,你有什么新的动向?其实在短短一年的时间,我看到了自己的进步。

    人也需要有偶像,这个是好的,人就是应该有偶像,偶像身上有的东西是你没有的,你应该去吸取,向他看齐。比较不是偶像,不应该跟偶像比较,应该比自己比较。我去年在干吗,现在是什么样的状态,其实人这样的话,你会活得比较快乐。

   

    主持人:而且这样比较之后人有动力。这一年来你在主持方面有什么收获?

   

    阳蕾:主持的话思维一定要清晰,说话要得体,又会娱乐,又会正统。其实这两方面我都有主持,这些东西给大家不是一样的,气氛也不一样。自己要琢磨,要向别人学习。像上次重庆晚会的时候,旁边是央视的哥哥,他会教我一些东西,我觉得真的很棒。会让我觉得除了在娱乐节目主持以外,这种正统的节目又不一样了,在台下大家回馈的东西又不一样。当时播出来的时候,重庆的反映很不错,我蛮高兴的。

   

    主持人:大家的肯定对自己的自信有很大的提高,将来希望往拿方面发展?

   

    阳蕾:像小丫姐姐,或者何老师,他们其实不仅仅是是娱乐的,他们有很多真情实意的东西,我希望不管我以后主持什么样的节目,希望给大家传递的是积极、快乐、实实在在的就够了。我觉得这个不包括主持的类型和方向,像很多的主持人都很棒。像李勇老师,娱乐的可以,正统的也可以。

    还有,在主持界我有一个偶像,就是董卿姐姐。因为她不管是晚会,还是欢乐中国行的大型文艺,还是正统的,她会让我觉得从她说话当中散发出的文化底蕴,还有说话的条理,各个方面非常好,真是我的偶像。

   

    主持人:在你的心目中也是一种吸引,一种追求的目标。今天我们和阳蕾谈了很多有关现在的状态,现在的工作,现在的生活,和网友们有一个小的互动。在节目最后,我们想请阳蕾给网友说一两句寄语。

   

    阳蕾:我希望大家每一天都生活的很快乐,面对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其实都是要积极的。因为你积极的工作,能带给你快乐的生活,你积极的生活,让你有好的状态面对工作,这是分不开的。

    还有,我希望接下来我的努力和工作伴随着大家,也希望大家多多关注,我们一起成长。好的东西你们也可以传递给我,我好的东西也可以传递给大家。希望大家一起进步吧。

   

    主持人:同时我们也希望阳蕾在今后的路上越走越顺,能够成为大家心目中的偶像。

   

    阳蕾:我也很希望,谢谢大家。还有所有所有的青少年朋友、学生,我觉得更多的也希望我的成长能够给你们一些东西,也希望能够启发你们。当然,如果你们愿意的话,也可以到我的博客跟我交流。蕾蕾的博客都是自己写,而且你们的留言我都会一一读阅,希望我的生活给你们一些诠释。

   

    主持人:非常感谢阳蕾今天来到我们的节目当中,咱们下期节目再见!

   

    阳蕾:再见,谢谢!

 

阳蕾给中青网的网友们留言

 
责任编辑: 程冉子 来源: 中青网
 
 
关于青网 | 联系我们 | 安全规则 | 网站地图
Cycnet.com,Youth.cn.
版权所有:中国青少年计算机信息服务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证050705号